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兵七团王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78年入伍在南京军区,79年调昆明通信团参加对越作战,83年调工兵团参加老山作战.在老山19年月,89年转业.曾任电台台长,通信参谋,特务连连长.

网易考拉推荐
 
 

]150师448团副参谋长在军事法庭上的讲述  

2013-11-20 08:17:46|  分类: 战火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于六一年九月入伍后,曾在任原陆军五十军一五〇师四四八团副参谋长、团党委、军党委委员时,于七九年三月对越作战的回撤战斗中,在师首长的直接指导下,由于少数上级领导的错误指挥,使全团受到了惨重损失。其错误在于,首先是我团在师首长的直接指挥下,违背了上级的命令,改变了我团的行动路线及方向;其次师当先头营前进受阻遭敌侧击时,全团被阻在一个半山腰上,整天时间既不前,又不退;第三是在不明敌情、地形、我情的情况下又采取仓促的错误行动。当时我的任务是带七连指挥一营掩护大部队沿公路撤退,而在他们的错乱指挥下,当天令我离开七连去一营高地,但到了黄昏时团指令我去团指挥所,当我到时,团政委李兆碧指着地图给我下达命令,使我带八连去攻占左侧大山,后又加一连。在当时敌情、地形、我情均不清,既无战斗组织准备的时间,更无战斗保障,在整个夜间行动中不准我们作任何的行动标志,且与我中断联络,当我带一、八连迂敌后,八连被打散,一连不知去向,与我完全失去联系,八连失散人员后被重围。在断水断粮的情况下,激战了七昼夜,人已疲惫不堪,连野草树皮都吞不下,解不出小便,连吃小便都没有,完全失去了应有的力气,为了保证能有人活着出去回到祖国,把情况带回去,。出于此情况,由八连连长刘兴武把附近的几个人找到一起分析了当时的情况,作最后打算:一是坚持到底等待救援,直到最后一口气;二是保证有人能活着出去回到祖国,把情况狂带回不对。鉴于此,三月十八日决定由当时尚有一点力气的四排排长带二名战士下山,为最后突围创造条件,其任务是:一要摸清敌情,搞水上山,为最后突围创造条件;二是此举不成,一旦被敌抓住,不许投降,不准暴露山上情况,设法调开敌人,寻机逃跑,争取活着回国。可此次行动失败了。时至三月十九日上午敌向我实施了毁灭性打击,在敌直接炮火的打击下有人负伤,所剩数人被打散,不知何时这些人员分别落入敌手。在力不从心的情况下,我和三营通讯员分别于四时左右落入敌手,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当了俘虏。可我无任何目的与动机,无任何的组织与指挥,更无任何的叛离意思,这就是事实,是真实的事实。
1979年3月5日华国锋向全世界公开宣布从越南全部撤军,四四八团于3月6日从广西宁明集结地向越进发,按团编序列为二、三、一营的梯次于下午五点到集结地出发。因三营准时到达集结地,则三营变为第一梯队先头营向越开进。在师侦查科李参谋的随同下与我同乘第一辆汽车引导部队向越进发,七日晨倒带越南高坪扣顿,部队全部下车就地待命。不久官副军长到了该地后,由团李兆碧政委传达了上级赋予我团的任务:二营到朗登担任阻击,一、三营和四四九、四五〇团于朗登西北担任搜索任务,令我团于当日感到打沙、那豫地区。在还没有到达该地区就在那豫以东的吞片地区时部队停止前进,沿公路西侧山地露营。按团党委决定,胡庆忠副团长和龙德昶副政委带二营为团的主攻营,王廉智副政委和我带三营为助攻营。可在八日晨李政委令我带七连,胡副团长带四连担任前卫,在前面交替掩护前进,同时交代了沿途都是友军。在我与胡副团长交替前进中,胡先到那豫地区发现情况不敢前进,当我赶到时他给我说了当时的情况,发现屋子里的人向对面山上爬去了。我立即观察了对面山上的情况,因距离较远难以确认,我叫而营号母向对方发信号,对方没有任何反应,待我到较近的地方观察了对面山上的情况是敌情,亲眼见着对面山上的人已经进入工事。我返回原地后给胡副团长说对方是敌人,他说现在怎么办?我说打!他又说:我不行,你来指挥。在场的王廉智副政委说:现在一切听付参谋长指挥。当时我在现场指着地形给所到的七个连队的连长下达了作战任务:四连为正面进攻,七连为右翼进攻攻占右侧大山保障正面进攻,五连为左侧穿插断敌退路,六连、九连为预备队、三炮连在战斗打响前三分钟向对面山上实施火力集袭,战斗打响的时间为12点。任务下达完毕我对胡副团长说:你向团指报告同时汇报我阵地区内敌情,我到前面指挥。在四连迅速夺取第一高地的同时,七连已经攻占了右侧大山阻挡了敌人的反扑。我在一号高地上亲临指挥,随四连向敌发起猛烈进攻,在夺取二号高地的战斗中因四连副连长牺牲,三炮连的炮弹已打光,前进受阻,二营长向我报告用预备队上。此时我见五连还没有到达指定位置,我决心用预备队向二号高地攻击。正待下达命令,二营长说:团长命令停止进攻,就地构筑工事组织防御。此后我回到三营指挥位置,待次日九号在团指的组织指挥下夺取了二号高地。此次战斗我担任右侧进攻的指挥同时指挥团炮连对敌实施火力集袭,准确的摧毁了敌的暗炮阵地。七连在右翼进攻中进攻迅速,越过公路快接近一个村庄时发现了敌情,村里有敌人活动,宾副营长向我报告:怎么办?我即令他将其全部消灭。就在此刻正面进攻的部队正迅速的向后撤,宾副营长又报告:他们都撤了我们怎么办?鉴于此情七连这时不得不放弃进攻的机会随之向后撤。九日的行动是在夺取二号高地后向朗登方向发起进攻,为什么还离预定的位置很遥远而中途返回,且又无统一的指挥?八日黄昏团指令我到指挥所汇报前面的敌情,我向师李师长、魏副政委、团长、政委汇报了敌人的主要兵力在左侧大山后,团里决定向朗登方向进攻。九日的行动是朗登方向,为什么中途撤回,且整个行动又无统一的指挥?
 - 本文出自军魂网,原文地址:http://www.junhunw.cn/thread-6533-1-1.html
  评论这张
 
阅读(61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