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兵七团王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78年入伍在南京军区,79年调昆明通信团参加对越作战,83年调工兵团参加老山作战.在老山19年月,89年转业.曾任电台台长,通信参谋,特务连连长.

网易考拉推荐
 
 

龙金,开战后我的一个不眠之夜  

2013-11-04 08:23:32|  分类: 战火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9年2月17日晨,我攻占了248、194高地后。十时许,团指挥所进至194高地。
  团迅速调整部署,由二、三营接替一营,跨过外展河,向敌纵深发展进攻。决心由三营攻占敌251、305等高地,尔后沿山脊向敌387高地攻击前进;二营沿龙金至周登道路向387高地侧翼穿插,配合三营夺取敌387高地。

  十二时左右,三营在团营炮火支援下,向251高地发起强攻。白天作战,敌我双方都看得真切,我三营在拼命猛攻,敌人也在拼死抵抗,战斗异常激烈。‘枪林扑去争山头,血雨飞来湿战袍。’陈毅元帅的这两句诗,正可是对这种战斗的最真实写照了。在三营发起攻击的同时,二营已从251高地西侧,插向了龙金、周登。
  三营根据251高地坡面较宽的特点,灵活地运用了小股、多路、宽正面进攻的战术,迫敌顾此失彼,分散火力。经近两小时作战,才攻占了251高地。
  占领251高地后,指挥所即时前移。
  我随团首长走下了194高地,又渉水过了外展河,我们和一营都跟进在二营穿插的路上。很快就进入龙金坝子。
  龙金是一个开阔的大田坝子,东西宽约2000米,南北长约4000多米。其东侧、南侧分别是龙金和周登两个村子。后查明龙金是敌人的一个营部驻地。我们进入龙金坝子约500多米时,就遭到敌人的炮击了。
  敌第一发炮弹落下的时候,政委就说:敌人要炮击了,注意防炮!我一看我们处的位置,左边是长满林草的陡坡,右边就是敌炮击的水田坝子,根本无法躲避。敌人的炮弹一颗接一颗地掉下来了,离我们最近的炸点有30多米,炸得弹片和泥水漫天横飞。团长令跑步、迅速脱离炮击地段。可是没跑多远,就停下来了。参谋长即前出察看,回话说已经和前面的部队挤到一起了。我心想这下可麻烦了,我只能时时吩咐警卫员和身边的同志,注意掩护首长,定要确保他们的安全。好在敌对我们炮击的时间不长,打得又不太准,团指挥所和随行的部队均毫发无损。
  然而,我们前面的二营就不是这样了,他们进至周登附近后,就和担任师穿插任务的116团挤在一起了。并和6团一道遭到敌强烈的炮火袭击和敌387高地的顽固阻击,部队受阻后随即出现了伤亡,二营长负轻伤,团宣传股长负了重伤。但我二营仍在敌炮火下顽强地推进着,直逼敌387高地。
  三营占领251高地后稍事调整,便继续进攻,敌在我三营的攻击下,边抵抗边向其387高地龟缩,三营很快地又夺占了305高地,并仍然向前,给387高地之敌造成了一定的威胁,从而减轻了敌军对我周登部队的压力,确保了团指挥所的安全。
  十七时左右,团指挥所进到龙金村子附近。拌合着作战的枪炮声,天不知不觉地也就黑下来了。
  黑夜里,敌仍不时在向周登、龙金等地零星打炮。我估计敌人打炮一是壮胆,二是试探。怕我们乘夜暗进攻他们。我团炮连亦就地选择阵地,想判明敌炮位后伺机反击。我二、三营则乘夜暗按首长临时决定作了适当的移动、调整,侯天明再战。 我翌日作战意图报师后,师复电,待令。
  是夜,没有宁静,时闻枪炮之声,前面也时有情况报来。团首长昼夜跑前跑后,实在太累了。为让他们能稍事休息,一般的、不太急的情况,我就尽量不惊动他们,而按他们总的意图酌情处理了。我也想打个盹,但根本没这个机会,身边对上对下的几部电台,在不停地收进、发出。前面的尚未理完,后面的就又来了。通信兵也是非常辛苦的,如报话兵吧,他们的负重比步兵还要重些,作战时,无论走着、跑着、还是停顿着,他们都在工作,不能间断。在我身旁的报话排长熊平同志,他的辛苦则更胜一筹,他既是团作战报话通信网的指挥员,更还是此网中主台的主要工作员。他的电台要应对前指、后指及配属到各部、分队的所有属台,战斗打响后,他的报话从未间断过,声音都嘶哑了,仍在顽强地工作着。眼前,除担任警戒的人外,凡停歇着的人,都可以打个盹了,而报话兵们还一个个正忙碌着,没人能替换他们。已夜深了,除枪炮声外,我现能听清的,就是电台收发报和收发话的声音了。
  也许正是这种声音,引来了夜幕下的幽灵,他隐身在林草之中,悄悄地朝我们摸来了——近了,近了,很近了!哨兵还未发现。‘谁!’这是张鹏副参谋长的声音,他在厉声发问。他见一个黑影在动,发问后又无回音,于是,他抬起冲锋枪,对着黑影就是一梭子。只听见‘呀、哇——’,一声惨叫,黑影就倒下了。大家走近一看,见是一个穿便装的越南人,手中还握着一个尚未扔出的手雷。看样子来的至少是两人,另外的见势不妙悄悄逃遁了。事后我对首长们说:我们处的位置有点低了,不便观察和防备。能否转移到305高地,沿山脊在三营后跟进。团首长当即应允,并指令随行部队,离开龙金道路,均沿山脊前进。拂晓,我们就向305高地转移了。
  鉴于张副参谋长警惕高,并果断处置了异常情况,消灭了偷袭的敌人,团首长当即为他请记了一次三 等功。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