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兵七团王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78年入伍在南京军区,79年调昆明通信团参加对越作战,83年调工兵团参加老山作战.在老山19年月,89年转业.曾任电台台长,通信参谋,特务连连长.

网易考拉推荐
 
 

1979年对越作战时我们的父母们  

2013-02-19 08:27:52|  分类: 战火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9年对越作战时我们的父母们
邢福平
    1979年我们这群二十岁上下的年轻军人听从祖国召唤,踏上了自卫还击保卫边疆的征程。从2月至3月中下旬,这段令我们的父母们今生今世感觉最为漫长的一个多月时间里,他们为前线的儿子牵肠挂肚熬过了多少食不甘味夜不成寐的难耐时光?他们替远方的孩子担惊受怕度过了多少提心吊胆备受煎熬的寂寞长夜?

    部队进入一级战备后,其实就已经明白,要打仗了。那时我刚刚结束了在新兵连的军训任务,分配到连队便投入到紧张的战前训练当中。没有时间去写信,说起来家乡在本省的或者附近省的战友最远也就一、二百公里,可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没有到到部队和儿子见上一面,怕的是给部队增添麻烦给孩子增添负担。只能在心中为自己的亲骨肉默默祈祷。
    79年春节前夕,我们团从各个连调配个别战友开拔云南,周围的一切还是那么平常,没有壮行酒,没有临行宴,没有送行人,但我们依然能够感受的到每个父母那沉甸甸的心!家在京广铁路沿线的战友有的家长不知从哪儿得到了儿子行将路过的讯息,冒着刺骨的寒风彻夜等候在兵站旁,为得是在生离死别之际再最后看到孩子一眼。

    后来得知,自从我们奔赴战场后,同一个城市战友的每位父母都不约而同的汇聚到我家依稀之中能够得到儿子的消息,每天聚在一起看电视新闻,因为牵挂我母亲天天以泪洗面,为了这我爸爸专门卖了一台电视,当年家里还不怎么富有,在那个年代有电视的家庭还不多,所以每天晚上家里都是满满的邻居,哪怕是星星点点。家长们依然执着的守候着看着每天的新闻实况,其实我的父母是专门为了她们当兵的儿子而买的电视,从这一点让我真正感悟到了什么才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三十多个日日夜夜天天如此,以至于本来是互不来往的邻居后来都成了老熟人。那个时候,战争正在进行当中,官方主要媒体对自卫还击的报道寥寥几笔,父母们根本无法从中了解到什么,只能从报道的字里行间和小道传闻中寻找些蛛丝马迹。

      3月5日晚新华社奉我国政府之命发布声明,“由于越南侵略者不断对我国进行武装挑衅,中国边防部队自2月17日起,被迫自卫还击,现在达到预期目的。中国政府宣布,自1979年3月5日起,中国边防部队全部撤回中国境内。”家长们紧锁的眉头稍稍舒展了些,高悬的心落下了一半。一天、两天、三天、四天,一个星期都过去了孩子们仍然音讯皆无,大众传媒还在含糊其辞,家长们又都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当然这样比喻不恰当,从日出东方转到星辰满天。

      3月的下旬,就在父母紧张无比的神经快要绷断了的时候,我的第一封家书,也是我两个月来第一封家书飞到了父亲的单位。门卫传达高喊着我父亲的名字说你儿子来信了!顿时,几位父亲的工友蜂拥而上抢夺我那写了几页的家信。几分钟后等信传到我父母手中时,已经是皱皱巴巴、泪迹斑斑。由于部队规定家书只能谈及自己,不能涉及他人更不能够说其它,我信中仅介绍了我自己的情况,没有明显的提到没能和我们一起活着回来的战友们,只是说我们有些异乡战友永远的倒在了南疆的红土地上。这个时候父母放心着知道我回来了,后来我母亲专门去部队看了我至今记忆犹新,可惜当年的那份信没有了,,,,,,,,

    今天南国的硝烟早已散尽,昔日的仇敌已成为睦邻。这段发生在33年前的往事早已成为历史,但我们都不会忘记那一年的今天,有这么一群含辛茹苦把儿女拉扯大后又毅然决然将孩儿送上了御敌战场的父母亲们,在焦急的等待中盼儿归来!同样也在诉说着对牺牲的儿女的哀思,,,,,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