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兵七团王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78年入伍在南京军区,79年调昆明通信团参加对越作战,83年调工兵团参加老山作战.在老山19年月,89年转业.曾任电台台长,通信参谋,特务连连长.

网易考拉推荐
 
 

历史的追忆『剥夺敌人的生命是最高的境界』  

2013-03-26 09:21:12|  分类: 战火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的追忆『剥夺敌人的生命是最高的境界』



老五道黑鱼 2005.9.6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那时,我是一名技术兵种的副连军衔(尚在大学中,被特调入军),第一次上前线心情很是复杂。


离枪炮声越来越近了,一同坐在行驶中军用卡车上的某连三排的战士们,每个人脸上的表情

似乎都不相同,有的阴郁,有的平静,有的带着奇怪的笑容,有的话语不断……。但每个人

的眼睛里都或多或少泛着一丝丝红光,出发前道是吃饭有酒也喝了些,但量不大,每人也就

三小杯。

我明白这红光是何物,那分明是充血现象在起作用。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车上二十多人中印象较深的是一位贵州兵李尚凯(化名)班长,前前后后就听他一人嗓门大,

说些趣事开个玩笑等,不一时,满车的士兵情绪开朗了许多,猛一看上去还真有点要去参加

会餐的气氛似的。


终于要分手了,我和另一名技术兵在三线指挥部报道。首长从帐蓬里出来,下达了简短的军

令,车上的战士们下车,身背肩扛着枪械弹药步行向一线前进。


临别时没有挥手拥抱说再见,我只是向他们静静地行了一个军礼。眼看着他们一行人静悄悄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的消失在树林后面,心里想:他们定会于数日后完成任务,欢声笑语的回到这分手的原地的。


我的工作是做模拟分析,多数情况是和他人一同去二线甚至一线,用高倍数望远镜观察或现

地考察地形等,努力用脑用心记住,而后回指挥部绘制作战图,不停的计算着时间地点方向

速度人员配置火力分布等等。当然,沙盘也根据需要时时更新的。


这次我军行动的目的是要打开一个类似于葫芦口形状的山地狭长地段,如果做不到百分之百

的全面控制就意味着我军后续部队无法顺利通过,并且,军需补给也决无保障可言。因此,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清理干净方圆30公里内的一切有腿有生命移动物体、包括平民百姓是最重要的环节。敌人也

深知丢掉这里意味这什么,越军亦投入了其王牌部队,对我军进行了多重手法的阻扰和抵抗。


是午,前方的火炮声大作,指挥部内的首长们显的异常焦急,不停的在几台步话机前渡步。


五,六个声音频道交织在一起,几乎无间断传出来自一线不同的报告声音,听着就让我心惊

肉跳。那不是说话,是呐喊,是嘶叫,是狂啸,让我不能忍受的是,经常能听到惨烈的哀号

声加杂在其中,那显然是临死前的绝望气息。我偷眼看看身边的几位,知道一场遭遇战正如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狂风暴雨般的进行中。


半小时过去了,我军的推进仍然毫无进展,指挥部里的人坐不住了,大家聚集在地图前焦躁

不安地寻找着新的突破方案。


首长命令我和一名参谋及一名通信兵前往一线和二线的中间地段,查清种种疑点,而后报告

本部。


通过望远镜我第一次看到了一幅幅今生今世永远难忘的场面,被炸飞了得鲜活肢体尚在抽抽,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被子弹击中的躯干仍在地上阵阵蠕动,他们没有死,但是,没有人也不可能有人救他们,我

只能隔着几层望远镜的镜片,眼睁睁地远远地看着他们慢慢的死去,心理受到了异常的震撼,

一瞬间感到生命是那样的苍白无力。


我们三人潜行至山脚的反向,看见的又是另一景象。在山间一条小河旁的二十多米见宽的开

阔地带上,我军的六十多名士兵被越军打的头都抬不起来,从口形上看去,连长好象是在不

断地喊:冲啊、冲啊!可就是没有一个人跳起身来向前行动一步,道是能看到时时有人往后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移动着身体。身旁的参谋小声对我说:他们是第一次参加战斗,挺过这一关就好了。


我怎么努力也无法将这一切,和电影中那些伟大的光荣的视死如归的战无不胜的情节挂上钩,

心中暗暗地感叹一声:初次参加战斗,谁人不是这样?


傍晚,战斗终于有了突破,枪炮声离我们远了,指挥部的人这才有了喝口水吃口干粮的时间,

我惊魂未定的吃了口水果罐头,却对五餐肉罐头产生了厌恶恐惧感。首长过来对我说:吃饱

点,今晚早点休息,明天早上你有新任务。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我想可能是要收拾指挥部的资料设备等,而后向前线推移,为快速拿下下一个纵深目标干些

什么罢了。然而,完全不是那样的,我接下来的所为,可以说彻底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观。这

件工作,让我从一名普通士兵立刻「进化」成为了一名战斗激情高涨的合格的军人了。


第二天一大早天边刚见一丝亮,我就被叫醒,天气和前一天一样,仍然是又潮又闷。当我和

其他几位抬着担架,带着被单,沙布,消毒水,大号帆布袋等上路之前,才被通知说是去打

扫战场,搬运尸体。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尽管早些年,我也曾经见过上吊的死尸,跳楼自杀后脑袋都进了胸腔的奇怪尸体,车祸严重

变形的躯干等,心理素质不能说差,但这次太残酷,太现实,太触目惊心。


从他们身上的番号看,有几具遗体是与我同乘一辆卡车来的某连三排的战士,那些没有生命

的躯体真重,一付担架两人抬着直往下沉,我咬牙坚持着。当我抬了七八具尸体后,我脸上

的汗水和泪水混合着往下流着,也不知为什么,恐惧渐渐转化为悲愤,虽然牺牲的战士们非

亲非故,但我确实强烈地感到失去兄弟般的痛苦在撕咬着自己的心灵和肉体,还有一个感受,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那就是唇亡齿寒,没有了他们,自己的生命难道不是少了一份保障?


想不通,就是想不通,刚才还是阳刚之躯生龙活虎的五尺男儿,现在,胳膊腿不见了,脑袋

爆裂了。。。一半以上的遗体面目全非,我的视觉味觉触觉样样都受着巨大的折磨,心中有

一股情绪在躁动,有一股复仇的烈焰在不知不觉中冉冉升起。


在阵亡登记簿上我发现了李尚凯的名字,看着他的遗体我想起他的家人,想起很多很多……。


几个小时后,我们清理完自己的战士,每个人都呈虚脱状态,但是现场那里还有许多越南兵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的尸体,我们一时不知如何下手,保管或埋葬他们,都需要太多的时间和人手。多搁置一个

小时就是罪过,人体发紫并浮肿,恶臭扑鼻,血已是深褐色,肉继续腐烂发酵……尽管撒了

不少来苏水也无计余事。仇恨归仇恨,理性归理性,不是我们不愿掩埋他们,而是那一刻我

们确实没有一丝心力和体力处理他们,不在那环境中,你是无法理解的。这并不是没有人性,

没有了道德,没有了伦理,而是麻木,是无奈……对待那些尸体我们只是象拖半扇猪一头羊

一般,简单地将尸首堆到一处平地上,砍倒了几棵树,稍作遮盖,浇上汽油,头都不回的点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一把火一去了之。


人的心变硬了,眼睛色盲了,环视四周好象只能看到灰色和红色,山不再青,水不再绿,出

身于军人世家的我,那时只想端起一把枪,只想上第一线杀敌!


尽管坦率的说,冷静时刻细思索我常常想家,想念亲人,我也怕死,但严酷的现实环境绝对

可以重塑一个人。


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道德?战场上没有,绝对没有。唯一有的只有一个铁则,杀死对手!打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赢战争!仁义慈悲那是我手上没有沾上一滴血时候,却被敌人一枪送上西天,躺在棺材里以

后的说辞!


今后的一次战斗中,当我身旁的战友们一个个倒下去,当死亡的绝对值大于生存时,当全队

人员快要一名不剩、达到百分九十以上阵亡率时,我产生了长时间的错觉―――不死、是不

正常的!


「癞活不如好死」这种心理,未参加过战争的人们,有几位可以理解?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我明白了董存瑞为何要舍身炸碉堡,我明白了黄继光为何舍身堵枪眼,我明白了邱少云为何

火海不动身……。


战士,这个称号,其实就是一个个踏上了一条不归之路的 神!


对特定环境的某时某刻来说,活着就是

受罪!



又一轮新的战斗要打响了,这次的行动是个铁桶计划。我军将投入一个综合师的兵力,志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在全歼越军一个加强团。战斗按计划如期进行,莫明其妙的是,某营一连的百名官兵尽提

前了十分钟冲进了穿插地段,从步话机里听到他们到达目的地的报告时,指挥部的所有人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风风火火的赶忙复查数据资料,发觉了问题所在,这次轮到我倒霉了。不知是劳累过度

还是精神紧张,一起做同一工作的我的部下王占元(化名,副排待遇),在演算进攻方案

的递进速度和炮火覆盖时机时,搞错了小数点后面的一位数字。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为期已晚,想撤下这个连已不可能,但接下来的是我军炮兵团,对这一地面进行百分之百

的饱和式轰炸!

怎么办?这边不停的喊着:迅速撤离!迅速撤离!


首长两眼发绿暴躁如雷,冲过来狠狠地抽着王占元的耳光,倾刻间,炮声大作,完了,一

切都完了……。


首长绝望地夺过话机凄惨的高叫:就地隐蔽!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但是那边没有回声……。


相对沉静了片刻,首长怪叫一声:

来人!拉出去执行!!!


两名警卫员架起半瘫的王占元就往外走,我满头大汗昏昏噩噩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慢着!

我开口说话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我是他的上级,要处分先处分我。


见鬼!当时说这话时,我根本好象没考虑后果,完全是一时冲动所言。


首长走过来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瞥着我盯看了数秒,嘴里嘀咕一声:

你们这些秀才真他M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即挥挥手示意警卫员下去。


后面的协调战斗打的还算顺利,首长被战事吸引着,好象忘了我和王占元的存在,那王占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元一直就蹲坐在门口一角,沓拉着头没敢动地儿,我也是站原地不敢动窝听侯发落。


一个半小时后,我快要忍耐不住了,又饿又渴不说,被自己人无视让我徒生一股恼羞成怒

的憋屈之火:

首长,请允许我们带罪立功。我们要求上第一线,杀敌百人恕罪。

首长过来打量着我说到:

就你这个熊样?哼,能杀一名敌人算你是个儿子娃娃。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亦扭头不再搭理我。

我无语可答。


又过了一个小时,战斗基本结束,从前方得到的情报我们知道,某营一连的百名官兵仅剩

十几名还大多负重伤。

这个连据说是有历史有传统有封号的铁一连,故,部队没有打算让其自然消失的意思,决

定重编。可以想象,我和王占元的命运,从此和这个连是脱不了干系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战斗的良好结果可能是占元没被就地枪决的重要原因之一。


夜幕降临后,我和王占元被关了[禁闭],说是关禁闭,其实就是在自己的休息处被限制行

动,枪当然是被缴了,警卫在外面守着。


首长在我们离开指挥部时令我充分注意占元的举动,命有异常立即向他报告,我理解那是

为了防止占元有自杀行为。


这时的占元一直呈呆若木鸡状,眼神暗淡无光,一句话也不说,看的出他的心已经死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深夜十一点左右,警卫叫我去指挥部,说首长找我有事。我惊慌失措的向指挥部摸去,一

身冷汗的怕是有什么不幸在等待着我。


微弱的灯光下,只有首长一人坐在那里,他冷冷地注视着我,让我不寒而栗。


坐下!你把白天的计划再给我算一遍。


我不解的呆望着,不明白为什么。

首长见我迟疑,啪的一拍桌子吼道:让你再算一遍没听到?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我神色慌张的演算着,结果同白天一样,明显是个计算错误。


首长静思了片刻,用一种沉重而刚毅的语气对我说:

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不想让此事影响全军士气,你必须……。这是命令!


我内心矛盾重重,只能点头回答是。


回到铺位,看见占元用被子蒙住全身在不停地抖动,我知道他是在哭。


第二天一早,全体人员被召集在一起,首长表情严峻地发话: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昨夜我又一次复核了计划,王占元同志没有算错,我认为,是一连的指挥员搞错行动时间

了。这件事到此为止,今后有何疑点,解答全部在我,其他的人不得议论乱说,明白了?


众人齐声回答:是!


是午,我和两眼红肿的占元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李,从参谋手中接过首长的手令,在无人

送别的情景下,如孤雁两只,往一连报到去了。


我被降了两级,从副连降至副排,由于上火线,又被提升半级任一排排长。占元彻底降为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了普通士兵,编入一排一班,我俩仍是上下属关系。


占元身高一米七八,虽比我矮三公分,平时也没觉他低我多少,可这次的重大错误后,他

一下矮了半个头似的,胸脯也挺不起来了,尽管我时时在安慰他劝导他。


他的恕罪心态使他完全丧失了愿来的那个书生形象,时时刻刻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杀气一

般。我有时在想:当他亲手夺去百名敌人的生命后,还能回到原来吗?


前后打过两场小规模的战斗,他一无所获,我见他话语更少了,人也瘦了一圈。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第三次战斗结束后,终于看到占元象个娃娃一样的笑出声来。他跑过来朝我又比划又跳蹦

子的说:我打烂了两个越南兔崽子。

那感觉好似孩子们过大年领了大红包一般,我心中一惊:

杀了人如此欢欣鼓舞,人还能算正常吗?


人,一旦报定了必死的决心,那将是非常恐怖的,是走到哪儿都会让人感到浑身带着光

环,对敌人来说,他们就是魔鬼,就是阎王爷。你难道没有看见?每次前进途中,占元所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在的一班总是开路在最前方?一班的兵,平时都是嘻嘻哈哈有点儿痞子兵模样,可打起仗

来还真是敢死队风火战神,我能活到今天,能说不是因为有他们的存在?


凭心而论,你给我一个连的人我不要,我只要我的一班!


终于黑暗的日子降临到我们头上了,四名一班的好男儿,没有倒在阵地上,却倒在了地雷

面前,其中就有占元……。


我飞身扑过去抱着他缺腿少胳膊肠子流出的身躯,看到的是半个下巴被炸没了的一张血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脸。我,怎么也找不回来原来的占元了。


眼看着他满身的伤口慢慢流着鲜血,我和士兵小刘四只手堵呀堵,就是堵不住。


我附耳想听清他最后的遗言,但他只是张着没有下巴的嘴却出不了声,一只眼睛已爆了,

另一只快要从眼眶里掉出来的眼睛,拚命的盯着我。我明白,他是想临终前看着自己的战

友上天堂。


我失魂落魄的朝他喊道:兄弟,你不能死,你发过誓要杀敌百人的!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他没有反应,只是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我感到我攥着他仅剩的一只左手在阵阵痉挛,知道该是执行战场上那个不成文的规则的时

候了。

我对占元喊道:回家!我送你回家!!!

他除了身体局部的痉挛抽抽仍无意识反应。


静静的放平他残缺的身躯后,我朝小刘挥了一下手,再指指天空,转身离开了十多米,随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着身后传来的一声枪响,我流下了无比怪异的两行泪,端起冲锋枪向空中狠狠地放了一梭

子……。


我不知是感谢还是怨恨那位首长,他的做法让我内心疑点矛盾至今尚存,是借刀杀人?还

是别的什么?


但是,有一点我必须肯定,无论如何,他让占元象一名真正的战士一样的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我相信占元是带着万分遗憾自责的心态离开我的,他的死不能说不悲壮。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后来听说,两个月后的某一天,指挥部遭到了越军的一次偷袭,那位首长负伤回国了。归

国后,我注意到那位首长的大名未出现在军政大员的名单里。好像从那时起,我的这块心

病才算有了一点点的愈合。


但是,王占元这个名字,将会无法摆脱地伴随我一生,直到有一天我在他界再次与他相逢。


他离去的那天深夜,我暗地咬牙切齿的在心中发了一个毒誓:

一定亲手完成他的遗愿,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补齐百名敌尸,

让占元在天之灵,

能回到九泉之下!


我军将士不死之军魂-----万岁!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