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兵七团王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78年入伍在南京军区,79年调昆明通信团参加对越作战,83年调工兵团参加老山作战.在老山19年月,89年转业.曾任电台台长,通信参谋,特务连连长.

网易考拉推荐
 
 

转:越南女特工俘获中国男汽车兵之后的惊人举动  

2013-03-27 08:40:55|  分类: 战火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披满伪装网笨重的解放军用卡车穿行在南疆闷热而又盘旋的战区公路上,扬起的黄尘好像一条龙卷风似的呛人,车上装满了弹药,前面就是越军炮火笼罩下的三道拐,这里的地势要开阔一些,南面的斜坡上是越军居高临下的制高点,负责运送弹药上前线的汽车兵秋原不由焦急起来,黑漆漆的路段车灯不能开,只能凭感觉和依稀可辨公路的轮郭往前开,自己究竟会不会遭遇敌人炮火袭击完全不知道,也不知道自己能够把前线急需的弹药送上去。  傍晚时分秋原的车出了点小问题,等把车修好后前面的车队已经乘着夜色开走了,掉队的秋原有些心虚,他知道三道拐守敌的厉害,守敌发现运送补给的车辆通过,守敌劈头盖脑的炮弹会在顷刻间砸下来,就算不死也要脱一层皮似的好像凤凰涅盘一般恢弘,在解放军指战员中三道拐号称死亡路段,守敌在此设下一个迫击炮连的目的是为了断绝解放军的军需补充,妄图从后路切断补给。
  运送军用物资和撤换伤兵员的车辆,只能利用晚上夜幕笼罩的掩护分散开来开过三道拐,一旦被敌人发觉,居高临下的炮弹便倾斜下来,往往是车毁人亡的惨剧,三道拐的公路早已经被炸得坑塘摞坑塘,抢修公路的民兵没有重型武器根本不能与山头的王牌88师守敌抗衡,也只能白天让他炸断晚上再突击抢修起来恢复畅通,一旦公路被炸成瘫痪状态,那战争也就不用再打了。
  秋原暗暗下定决心,就算再大的困难也要闯过去,哪怕是死,就是死也要死出点军人的气势来才对得起革命烈士这个称号呢,他不禁想起别人说过的一句话:“明知道是刀山火海,你只要去闯,你就是勇士。”这句话流传在战区,倒很鼓舞人心,他振作起来,他要让自己成为勇士而不是懦夫。
  只有依稀的月光可以分辨出公路的轮郭,秋原抖擞精神捏稳方向盘左右旋转着避让那些路面上被震落下来的石块和坑塘,保持匀速稳稳行驶在死亡路段上。不知道山头上的对手是没有发现自己还是其他原因,秋原担心的炮弹并没有顷落下来,车辆激烈的颠簸着,在路面密布的坑塘上摇头晃脑的跳跃着,显然白天守敌的炮弹又在这段路上逞威。
  军车还算争气没有再出现任何故障,顺利通过了三道拐,转身隐入了茫茫夜色,在群山的掩护下从三道拐远去了。视线渐渐开阔起来,总算是闯过来了,秋原松了一口气,停下车拿出毛巾将自己已经湿透的全身扯开,用毛巾擦去那些淋漓的汗水,好让自己凉快一下再启程。
  春城香烟的味道很醇厚,秋原点燃香烟后踩动马达将汽车发动,松开手刹启动了汽车。这回没有事情了,秋原将汽车大灯打开,稳稳当当的行驶在战区公路上,雪白的灯光好像两柄利剑划破夜幕的宁静,正把死神的天使送上前线去。
  “嘎”刺耳的紧急刹车声在群山的回音下很难听,轮胎痛苦的在土路上摩擦着停了下来,灯光里面秋原看见两个身着壮族服饰的少女站在路上挥舞着双手就是不让路,秋原只得停下来查明情况。
  看见秋原从车上下来,两个壮族少女围过来,一个腿部有血迹,走路一瘸一拐,另一个搀扶着她,“干什么拦住路?你们是什么人?”秋原防备的眼神紧紧盯着那两个少女,右手按在腰间,腰间藏着一只五四手枪,子弹早已经上膛,秋原的大拇指悄悄将它的保险打开,将右手握在枪柄上。
  走路完好的那个壮族少女回答秋原:“我们是前面勐洞村的村民,去麻栗坡亲戚家,回来的时候我姐姐的脚被滚下来的石头砸伤了走不动,看见你的车来想搭车回去!”秋原狐疑的看了看被称为姐姐的那个少女,果然灯光的照射下那少女脸上流露出一副极为痛苦的神情“原来是这样啊,今后可不许站在路上拦车了,否则被碾死也是白碾死呢。”秋原不得不软下心来,军民鱼水情还是要顾及的,秋原没有理由拒绝爱兵如子的老乡只得松开握枪的手打开车门让她们两姐妹上车,“谢谢大兵!”两个壮族少女欢喜的爬上汽车关上了车门,汽车开动起来没有多久那两个少女话多了起来让紧张的气氛缓解下来变得活跃起来。
  “大兵,你们是哪个部队的?”秋原不想回答,但是又问,秋原顺口答应:“13军的!”
  “13军哪个部队啊?怎么我们不认识你?”那少女心有不甘又开始套近乎,“汽车兵全国各地跑,你不可能认识!”秋原毫不客气的说。
  “车上拉的是什么东西?”少女穷追不舍。
  秋原警觉起来,一般的老乡是不会这样罗嗦的,很多壮族少女看到解放军连话都不敢说,为什么这两个少女显得这样老成?
  正思考间一个少女用胳膊拐了拐秋原的腰,半像撒娇半像哀求:“告诉我嘛!”
  “蔬菜”秋原撒了一个谎。
  “你们是哪个部队啊?你们首长叫什么啊?”那少女似乎要刨根问底。
  秋原越来越相信自己的感觉,觉得她们绝非普通的老乡而是别有用心,秋原左手握稳方向盘双眼凝视前方,右手慢慢伸向腰间,准备把手枪抽出来预防万一,壮族少女看出了秋原的举动,一声冷笑秋原回头一瞥发现一把冰凉的匕首已经抵在自己腰部,那个腿部受伤的少女手里多了一只乌黑的手枪,拿匕首的少女不等秋原动手掏枪眼疾手快掀开秋原的衣服,将那只隐藏着的五四手枪抽走,两只手枪对准了秋原,原来是遭遇了女特工。
  “嘿嘿,你不要试图反抗,你已经成为我们的俘虏了,不要做无所谓的牺牲噢”冷笑声好像毒蛇吐露舌焰,秋原并不惊慌,反问少女:“你们要干什么?”“干什么,哈哈哈,老子们抓一个俘虏不容易,你说我们会干什么?”依然是毒蛇般的冷笑声。
  刀子逼近腰际的少女要秋原停车掉头回去。秋原明白她们的意图,在心里谋算着自己赤手空拳怎么样对付两个训练有素的越南女特工,她们是想把自己俘虏回去搜寻一些有用的情报,但是自己还想俘虏她们呢,狭路相逢勇者胜,秋原心里有这个把握却装出一副顺从的样子将车子掉过头来,按照她们的意思往前开。
  “你到我们那边要老实,问你什么就答什么,否则没有你的好果子吃,听见没有?”两个少女很得意,扫视了秋原一眼另一个接着说:“只要你老实,你在我们这边可以给你一个连长当,看得中那一个就给你当老婆噢!”说完,故意掀开裤脚露出雪白的小腿在秋原面前让秋原看。
  “呵呵,有这样的好事吗?”秋原故意缓和气氛,以套近乎的方式松懈对方的注意力。
  这回两个少女回答得很干脆:“那当然!”“那我不是成为叛国者啦?”秋原笑了起来。
  “哈哈哈,越南不比中国差啊,在越南安家落户了!”两个少女仿佛看见秋原已经是越南连长的模样高兴起来。
  “好啊,如果你们两个我都看得中都嫁给我吗?”秋原有意开玩笑缓和气氛。
  “可以啊,只要你行!”这回的笑声倒是很清脆。
  汽车慢慢又回到原先被群山包围的盘山公路上,这里弯道急且多加上半面是悬崖是个动手的好地方。秋原依旧与她们说笑着分散她们的注意力,努力稳住自己激动的情绪右脚暗暗压住油门踏板让车速提起来再快一点,左手悄悄摸住车门把手。
  欢声笑语依旧充斥在解放卡车的驾驶室内,那两个少女并不知道灾难正向她们靠近,正在为秋原成为俘虏而春心荡漾,并不大注意路面的情况,前面就是那个左转的回头急弯,说时迟那时快,秋原乘她们还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已经打开车门翻身滚了出去,解放卡车载着她两沉重的与山崖亲密的撞在一起。
  “哐哐”的撞击声震耳欲聋,秋原滚在公路水沟内看见汽车连续撞击山崖后车头高高扬起又重重的砸了下来倾翻在弯道里面,倾翻后的卡车车头又掉了回来,秋原来了精神从水沟里面一跃而起飞奔过去。
  现场很残忍,公路上满是黄灿灿的子弹铁盒,那个腿部有血迹的少女在汽车撞击山崖时从挡风玻璃里面被撞飞出去又被反弹回来,玉体横陈死在公路外面的灌木丛中,那个持刀的少女被撞昏卡在驾驶室内不能动弹,秋原不管死的那个,走到自己卡车面前蹲下伸手试了试,发现还有气息,找来撬棍撬开驾驶室门,费劲的将那个一息尚存的少女从车内拖出来。秋原转了一圈,在水沟内找到自己的手枪,将保险关闭,解下自己的鞋带,将那个少女的双手大拇指捆在一起。
  无法走出去了,秋原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自己敢冒这样的险是因为自己运送的是子弹,并不怕汽车撞击引发爆炸,汽车撞烂了没有关系,多了一个俘虏该立功呢,秋原将那个被俘虏的少女放进公路边的水沟,居高临下监视着那少女等待着,只有等待后续的部队才会有人来,才能帮自己走出困境。
  秋原迷迷糊糊的时候被一阵响动惊醒,睁眼一看已经是黎明时分,护路的民兵发现了这连满载子弹的军用卡车倾翻在路上将路堵死,正准备找人问原因。秋原跑过去简明扼要说明了情况指了指水沟,几个民兵过去将那少女抬上来。
  护路民兵连长很有办法,不多时来了一群民兵将子弹卸了下来堆放在路边,将撞烂的卡车掀下悬崖,又找来一份担架把那个少女抬走了。
  ……
  在换防的时候,秋原通过敌工处的领导得知,被俘虏的那个女特工是越南王牌316师的情报人员,在7.12炮战受到重创后急于搜寻解放军情报,她们观察了二天,车队她们不敢下手,前沿阵地地雷封闭不敢轻举妄动,只有半路上拦截,认为掉队的秋原是俘虏的对象,原本以为俘虏了秋原可以立功,没有想到的是她们一个死了,一个去了解放军的野战医院,在监护下养好了伤,同时向解放军交代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军事情报,1984年7月29日,越南王牌316师、318师精心部署的重炮集群被我军摧枯拉朽的炮火一举摧毁。
  她叫黎美亚,受训于前苏联特种兵学院,两国交换俘虏的时候,黎美亚向有关部门提出要看一眼俘虏她的中国军人秋原,但她没有如愿,秋原却因此荣立二等功,依然活跃在边境线上。
  老兵羞愧:受伤后两个越南女兵竟然这么对我
  7月6日,老山战区的天气在连阴了几天后,在傍晚时分总算是憋足劲倾盆大雨自天而降。老天好像天被我军炮火炸开了一个大窟窿,密不透风的暴雨如一条条直线直扑炮阵地上的山坡和地面,倾盆而粗硕的雨点砸在阵地指挥所的雨篷上咚咚哗哗的响个不停。一会儿,炮阵地上的低洼之处就变成了一片片水潭,被冲垮缺口处的雨水像小溪一样急速的流淌。在老山战区这样恶劣的天气里,也不可能没有突然而至的战斗任务。我军炮团3营C连侦察班长张传富已接到战斗任务,他要在三天后配合我军第六侦察大队出境到越南境内的巴南一带执行敌后侦察任务。在我们生活的那个年代,能够出国和家有海外关系都是令人羡慕的事,更何苦是到异国他乡执行赋有特殊使命的侦察任务呢!这不是一次普通的出国旅游,对于第一次到敌后执行侦察任务的侦察班长张传富来说,这时的心情充满了激动和不安。和他十分要好的老乡一班长宋启柱、三班长苏同庆、司机班长徐炳书和司务长王立平等人,都在帮他准备着出击作战的物品。这毕竟是一次非同寻常的潜入异国侦察任务,而不是去东南亚游山逛水。除了按规定携带的武器弹药和装具,每人还配发了一枚光荣弹。这是我军在作战中遇到在万不得己的情况时,用来和越军同归于尽的追命雷。黑幽幽的雷体外形小巧玲珑,十分别致好看。装备这种东西给侦察兵使用,好像在警示着侦察行动会有什么不祥的征候。
  张传富是1981年入伍的老兵了,我目睹了他的成长过程。他出生在山东省富裕的鱼米之乡微山县,家中有爸爸妈妈和两个弟弟妹妹,这是一个十分和睦幸福的家庭。此时此刻,传富心中最挂记的就是家中父母。为防不测,他在出征前早已给父母二老和未婚妻写好了一封充满深深真挚情感的家书。他在信中这样写道:“亲爱的爸爸、娘和玲:今天是个风和日暖的好日子,常人都会有轻松愉快的感觉,可是我的心却跳的特别厉害,因为我明天就要去执行任务还向党旗宣了誓。在执行任务中决不做有损共产党员称号的事,在任何艰难困苦的情况下,(坚决)做到宁死不投降,不当人民解放军的败类!我(已)向党组织写了'为祖国甘洒热血'的血书。此时此刻,我的心在沸腾,无论如何也无法安定下来。是的,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激动!当我想到(很)有可能和爸爸、娘和玲妹永远分别时,我流下了眼泪。亲爱的爸爸和娘,我对不起你们,(儿)不能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心爱的玲玲,我不能给你应得到的关心帮助和体贴,假如我在执行任务中牺牲了,你们也不要难过,这是我一生的光荣!不仅给祖国和人民留下了荣誉,也给咱家留下了荣誉,你们应感到无比的自豪和无上的光荣。
  亲爱的爸爸、娘和玲玲,我流泪不是留恋温暖的家,更不是贪生怕死,我流的是幸福的泪,是对祖国无限忠诚和留恋的泪,是对党和人民无比热爱的泪。请你们放心,我绝不给你们丢脸。当你们接到我在战场上牺牲的消息后,千万不要给国家添麻烦,更不要难为我所在部队的党组织和各位首长,一切困难都要自己解决。切记!切记!不能让为儿的在九泉之下为此伤心。”多么好的战士啊,感情是那样淳朴真挚!我们的军队能有这样众多的优秀儿女,能不打胜仗吗?
  7月9日8时,我第六侦察大队三分队出发了。侦察队乘着厚厚地浓雾在步兵分队的掩护下,由A号地域跨越中越边境防线进入越南境内的原始森林。这是三分队第一次出境深入敌后纵深执行侦察任务。他们这次侦察的任务主要是搞清越军新“M-2计划”的具体军事部署情况。他们沿着开路组在丛林中开辟的通路一路前行,我团三名配合侦察行动的炮兵侦察员各有分工,有携带激光测距机的,还有携带方向盘的。张振富背负着三人一周所需的食品等物品,背囊加武器有五十多斤重。侦察员们在雨后的丛林行进十分难走,四周除了刷刷的脚步声就没有其它的声音了。在宁静地林中行军有一个最大的好处,那就是不知道劳累,茫茫一片林海谁也不知目的地在哪,只能盯住前面那人的标识行进以免掉队和迷失方向。
  雨后的森林里有一种特别的气味,潮湿中似乎还夹杂着一股松树散发着的浓郁清香气味。林中漂浮着阵阵雾气,能见度很低。沿着新开辟的通路行进,越军是很难发现我侦察队的行踪。也许,越军根本就想不到在暴雨刚过的天气里,在这茫茫的原始森林中能有这样一支中国侦察分队,已悄悄穿过战线来到了他们的国家。森林中非常地宁静,静的让我们武功高强的侦察兵们也感到有一丝恐怖和不安。仿佛不知隐藏在哪个角落里的越军特工们的枪口会在何时何地,突然冒出对准自己的胸膛或是迎面射来一梭子弹。在心理作用下,侦察队员们不由地加快了行军的速度。
  林中枝桠横陈,不一会的功夫,侦察员们的脸上和身上都布满了累累伤痕。50多斤重的战斗负荷压得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迷彩服也已被汗水全部浸透。这时的战士们真想躺在松软的地上喘息一下,哪怕只有几分钟也好啊!亚热带的丛林中生长着各种各样的蛇类,打小怕蛇的张传富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四周环境,唯恐从何处突然窜出一条大蛇来咬自己一口。说曹操曹操就到,他正吃力的走着忽然觉得脚下一软,他感到好像踩在了一个什么东西的身上。借着林中的亮光一看脚下,原来是一条足有两米长的大花蛇。看着它正呼呼的吐着舌信,可把传富吓得不知如何是好。传富本能地猛一跳,只见那条大花蛇卷曲着身子索索地飞快逃走了。遇此平生未见过的大蛇,传富后背不由的冒出了一身冷汗
  行军的路上除了一棵棵参天大树,就是大片的竹林和灌木丛。一片片的卡斯地貌怪石,呲牙瞪眼十分独特。碰到陡坡石塧的地方更是难行,生长着青苔青石板又湿又滑,踏在上面根本站不住脚。下坡时侦察兵们只得屁股着地滑行下去。侦察队在一处林子里刚吃过晚餐后转眼间天就黑了下来,这是我侦察队出境后在敌国度过的第一个夜晚。阴森森的原始林子荒无人烟,一镞镞兰色的磷火不断在树干上窜来钻去,看得令人恐怖心悸。那是腐朽林木产生的磷光,这东西在夜里虽然有些吓人但也有特别的用处。我为了防止人员掉队,每人都用一段朽木别在后背,这就成了天然的尾灯,后面的人跟着前面产生的磷光前进就行了,这可是侦察训练教材中没有讲过的内容。
  侦察队员们在越南境内已开进了五天,到了第六天一早天突然变坏了,全天阵雨连绵不断。由于是在雨天行军再加上夜间空气凉爽,负重很大的侦察兵们还没有感到过分劳累,这里离要去的3号地区还很远。到3号地区去的主要任务是,侦察摸清这一带越军新制定的“M-2行动”绝密计划的实施情况。通过侦听分析发现,越军欲对我军111、142、146三个高地发起大规模的进攻,并扬言要不惜任何代价攻占以上诸高地,越军为此已准备了很长的时间。椐我前沿观察所观察发现,越军在巴南诃那条公路上行驶的运输汽车整天来来往往不断,一拐进山后的一片树林里就看不见了,那里一带的越军究竟有何部署?一旦越军对我发动新的进攻,布防在此的越军对我是一个潜在的威胁。为确认这一带是否越军新增设的炮兵阵地还是步兵集结地域,我军特意安排了这次敌后侦察行动。
  又一个夜晚降临了,侦察队在一片林子里休息。张传富找了一棵大树放下背囊和武器,背靠树干放下防蚊帽的面罩一合眼就睡着了。可过了不一会,他就被钻心的痛疼扰醒了。原来,林中成群的黑色大蚊子正隔着身上的迷彩服面料在狠狠地叮咬。上下飞舞的蚊子围绕面罩嗡嗡作响,裸露的手背上咬起很多小疙瘩,真是又痒又疼十分难受。他只好拿出急救盒,把防蚊油抹在裸露处以防蚊子来袭,也许是防蚊油的气味起了作用周围的蚊子都飞走了,疲倦中传富进入了梦乡。
  天亮后,侦察队终于走出了森林地带,但是林外面依然是山连着山树挨着树,他们吃力地沿着崎岖的山路前进。在行军中有些战士已经累得呕吐起来,张传富自己到没有呕吐,但他胃里也是十分难受。他强忍着胃部的反射,不时啃上几口压缩干粮以保持体力;口中实在太渴了,他就蹲下捧上几把溪沟里的雨水喝上几口。当侦察队攀登上一座无名高地时,气喘吁吁的张传富不觉踩松了脚下一块石头,他的身体顿时失去了平衡,人顺着着山坡一路滚落下去。云天黑地中传富全身由疼到麻木,身体停止了滚动。还好他没有被摔死,只是膝盖渗出了大片鲜血流个不住。传富掏出三角巾把伤腿包扎好,整理了一下甩在一旁的背囊准备上山。
  正在这时,他突然发现从不远处走来两名越军。他连忙翻身隐藏到树丛里,顺手摸出了身边的匕首和手雷据枪向前观看。只见从200米远处说说笑笑着走来两个越南人民军女兵,从装束上来看好像是两个查线的电话兵,肩上都斜挎着冲锋枪。突然,那个个子较高的长发女兵不知和矮个女兵说了一句什么,便叽里咕噜喊着向张传富藏身之处奔来。如果说仅是一个越军女兵出现,以传富的武功底子将其擒获还是有把握的。但眼前是两个越军女兵,要单打独斗倒是不怕,怕地是不能一举击毙两人而暴露了我军的侦察行动。侦察分队身处越军纵深地带,一旦暴露了侦察行动,能否全身而退安全返回还是一个未知数。出发前,我军首长特意对途中与越军遭遇的情况处置做了交代和强调。一旦和越军相遇不要与其纠缠,以保证完成侦察任务为前提,全体队员要不失一人安全返回。高个子女兵一路向传富这里跑来,漆黑的长发被山风吹佛在脑后上下飘动,很有一种动态的美感。可这毕竟是你死我活的战场,张传富已做好了万不得己就干掉她的准备。只有一刀封喉,待另一名女兵上来时再相机而动。飞奔而来的越军女兵不断说笑着,叽里呱啦的鸟语他一句也听不懂。看着越来越近的漂亮越军女兵,传富不由得把怀里的冲锋枪保险打开,如果对其突袭不成那只有把两人全部干掉,以保证我侦察队的行动安全。
  张传富把枪口对准了高个子女兵走来的方向,他紧贴着枪身扣紧扳机,枪准星随着纤细的身影移动着。如果不是打仗你就是杀了传富,他也绝不会把自己的枪口对准一个还算好看的女兵。这就是战场上的残酷性,疆场没有性别之分。正在传富严阵以待准备出手的时候,那名越军女兵突然停了下来。这妮她要干嘛,难道发现了传富?只见那个越军女兵猫着腰手端冲锋枪向着树丛里喊道:“日阿雷衣!”
  这句越语总算听懂了,张传富在临战训练时也曾学过,他也会说这一句越语。意思是“出来!”难道这个高个越军女兵已发现了他的藏身处?张传富将枪口瞄上了那个高个女兵的胸口,关键时刻他才不管男兵还是女兵,先保存自己再说。就在传富正要开枪的一瞬间,只见一只野兔“嗖”地一声从他身边树丛中窜了出来。原来这名越军女兵是发现了这只野兔子才追过来的,这真是一场虚惊。张传富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但也丝毫不敢大意,他屏住呼吸紧紧据枪盯住两名越军女兵的举动。
  两个越军女兵凑在一起嘻嘻哈哈的说笑一番,反身背起冲锋枪屁股一扭一扭地向另一侧走去。他妈的,差一点被越军发现。他想起柱子曾说过屁股大的女人能生男孩,看这俩洗衣班的屁股倒不大,肯定生不了男孩。不方便,顺手的话逮一个回去给柱子看看才风光呢!他耐心等着两名越军女兵离远之后,才忍着伤痛大汗淋漓地艰难爬上了高地。这时,队里的小报务兵和另一名侦察员正在到处寻找他。小报务员一看到他回来了,便喘着粗气对他说:“急死了,还以为你摔下了山崖呢!”传富也喘着粗气把他在山下遭遇到越军女兵的事简单述说了一下,二人听了感到有些愕然,很庆欣刚才没有大声呼喊传富,不然那可就糟了。三人检查了一下传富的装具,便加快脚步向大队追去。
  我侦察分队正匆匆赶路间,突然,听到搜索组传来停止前进的命令。原来,在前方发现越军布设的雷区,跟随行动的工兵开始排雷。在不足半米宽的小路上,我工兵竟排除了50多颗防步兵雷,看来越军还是惧怕我军对其纵深地带再次发动大规模的进攻战。部队继续前进,只是每个人都是小心地踩着前面的脚印走,一点也不敢有一丝大意,万一踩响了地雷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侦察队的行踪因地雷炸响而引来越军的围攻搜捕,那样麻烦可就大了。
  我侦察分队小心翼翼的趟过雷区,又经过数小时艰苦的穿插行军,终于到达了3号地域一个高地上。柳连长立即指挥部队派出战斗警戒组织伪装侦察阵地,各组根据分工开始对3号地区展开战斗侦察。
  当张传富刚刚架设好方向盘用蓑草伪装四周时,便听到耳边“啪啪”几声枪响,有一发子弹“嗖”的一声钻到离张传富观察测量右侧只有一米处。情况不好,难道他们的行踪已被越军发现了?柳连长命令全队迅速隐蔽并做好战斗准备。全队在潜伏中默默等了一阵,四周没有发现有什么动静。通过镜内观察,只见在对面的山头上有几个越军挎着枪,手还在不停地比比划划好像在相互研究说着什么。从他们的行动表现来看,有可能那是一股进行搜山的越军分队,刚才的乱枪就是他们为虚张声势打得。情况解除,全队立即展开侦察,张传富手持望远镜在观察区域搜索。突然,一辆越军汽车进入视界,从阵阵尾气判断这辆车正在发动。继续搜索,传富一阵惊喜涌上心头,在汽车附近又发现了一门伪装严密的火炮,这可是越军的新设炮阵地啊,真是不虚此行!继续观察,断断续续传富前后共发现了越军7 门火炮。越军火炮配置间隔很大,一般都在500米左右,最大的达到800米间隔。大纵深,宽间隔,这也是越军炮兵防我炮火覆盖打击的一个有效方法。定点,拍照,描绘草图,按照各组分工侦察员们有条不紊的工作着。
  张传富兴奋地进行细致观察,这时一束反光点出现在境内,该点位于炮阵地前方的山顶,应该是炮观所用的观测器材镜片产生的。从距离上看,这里应该是越军开设的一处观察所。测量定位,该点也上了我军花名册。随着镜头移动,山下有三顶野战帐篷出现了。看着进进出出的越军士兵,比较其与炮阵地的位置关系,两点相距约1000米,这里应该是越军的一处步兵集结地域。从处于其后的炮阵地火炮口径来看(152MM,130MM),应该是师属以上规模炮兵群阵地。为慎重起见,传富操纵激光测距机和方向盘对各炮位和敌观察所等点进行了复核,精确了坐标。对此毫无察觉的越军们,哪知自己离到阎王殿去报到仅差一步之遥啊!完成了侦察任务的侦察兵们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各自收拾器材准备撤出侦察阵地返回。
  当我侦察队顺着山路下到山脚时,只听一阵阵炮弹破空的气流声凌空而降。正在大家隐蔽时炮弹落地爆炸了,弹片碎石和泥块打得树丛哗哗作响,看来越军还是发现了我军的侦察活动。柳连长迅速向指挥所报告了所在位置和预定后撤路线,指挥所命令侦察队立即回撤。当侦察员们跑出不到五、六十米远时,越军地又一排炮弹飞了过来。在炮弹爆炸的猛烈冲击下,气浪裹着烟尘泥石和弹片迎面扑来。天摇地动中传富只觉着身体轻轻一飘,就象沙袋被重击一样呼地被掼到地上。落地后的传富觉得从胳膊传来一阵賛心地疼痛,鲜血不断从衣袖中流出,他身体挂花了。传富曾在自己的日记中写道:“人的青春年华是短暂的,但是,当你把自己的全部青春奉献给祖国母亲的时候,你的青春将是永恒的;我愿用我的青春和鲜血将祖国锦绣山河染得万古长青!”英雄的侦察班长张传富不愧是他老班长(山东章丘人)言传身教带出的好侦察兵,他用自己的行动在战斗中实践了对祖国的忠诚承诺!身负两处炮伤的传富从硝烟里站了起来,他整理了一下装具顽强地谢绝了战友们的关心,自己坚持着带伤跟随全队向我边境接应点方向撤去。
  我侦察分队前出时,一般采用反方向渗透折回反方向抵达目标点;而在回撤时,通常都采用直线距离返回路线。这样既节省体力和时间,我侦察分队也会与我接应分队迅速汇合。侦察分队在前出和后撤时均有军工骡马队接应,这对高原小部队出击作战是一种很好的保障方式。在回撤路线两侧我军一般都预定火力安全走廊射击计划,只要侦察队能进入我火力控制区内,炮群火力会以最大限度保障我侦察分队的返回安全。
  侦察第六大队三分队和张传富本人的第一次深入敌后侦察行动,圆满完成侦察任务,全队在我炮群火力的掩护下安全返回境内。身受炮伤的侦察班长张传富也得到了及时的治疗,他很快恢复健康重新返回部队投入战斗。根据侦察分队获得的越军布防情报,我军分析越军兵力配置的企图是要夺取我142、111一线阵地,进而攻击发展占领我146高地,重新控制老山前沿的要点以争取老山战场上的主动权。
  在反击越军“M-2计划”作战行动中我军有备而战,仅在第一天的战斗里就歼敌近300余人。7月23日当天,越军发动了最大一次营级规模的进攻作战。在我炮兵步兵单位的密切配协同下,越军一个步兵营基本被我全歼,全营仅余不足40人。其中越军主攻营长负伤,另有一个连长和副连长也在战斗中毙命,我军反击作战取得辉煌的战果。当天,中央军委军委和济南军区发来贺电,对我67军的优异作战表现表示祝贺。
  在三天的反击作战中,我军炮兵群对巴望河一带的越军炮阵地和步兵集结地域实施了猛烈的火力打击,有力的支援了我一线步兵防御作战,为粉碎越军“M-2作战计划”做出了巨大贡献。
  战后,曾三次深入敌后执行侦察任务的我团3营优秀侦察班长张传富荣立三等功和一等功各一次,受到党和人民的隆重表彰。现在我们的侦察英雄仍然和他的战友们(C连二等功荣立者一班长宋启柱、三班长苏同庆;三等功荣立者C连司机班长徐炳书、A连司机班长周升东)战斗在微山公安战线,我军优秀的老山战士仍继续为社会安宁默默做着自己的无私奉献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