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兵七团王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78年入伍在南京军区,79年调昆明通信团参加对越作战,83年调工兵团参加老山作战.在老山19年月,89年转业.曾任电台台长,通信参谋,特务连连长.

网易考拉推荐
 
 

罗竖一:任何一级官方都不该制造社会不稳定因素  

2013-06-18 09:24:42|  分类: 社会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罗竖一:任何一级官方都不该制造社会不稳定因素
   标签:社会2013-06-14 21:24 星期五

文/罗竖一

 

    西部网在2013年6月9日15时12分58秒发布的一篇题为《被城管暴踩商户致信网友:不希望延安因此蒙黑》的新闻报道显示, 6月7日晚11时许,百度贴吧里出现了一个名为“致广大关心延安5.31事件网友的一封信”的网帖,发帖人“美利达店员01”称受被城管踩踏的当事人刘国峰的委托发表公开信。今天(6月9日)下午,记者电话联系到了刘国峰本人,他向记者证实,该网帖确实是受他委托向社会发布的公开信。

 

    依照一般逻辑,作为当下正处于舆论漩涡之中心的延安市城管局,应该是第一时间就获知了这篇经西部网发布,而被众多媒体竞相转载的新闻报道。即使考虑到端午节放假的问题,延安市城管局也不大可能在几日后还不知情。

 

    然而,据2013年6月14日《新京报》报道,6月13日,针对网上传出被延安城管跳踩头部的商户写道歉信一事,延安市城管局执法监察支队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他对这封公开信一事并不知情,觉得此事非常蹊跷。延安市城管局党委书记侯世怀对记者表示,目前城管局正在对这封公开信事件进行调查,调查后会发布调查结果。

 

    诚然,我们有理由相信延安官方最终可能会给出一个负责任的调查结果。

 

    但是,据2013年6月13日《新京报》报道,6月12日,延安被踩头商户刘国峰接受《城市信报》记者采访时称:“信不是我写的,不代表我的意思。”城市信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刘国峰仍在医院住院,并称身旁有延安市城管局安排的专人陪护,“不方便多说”。

 

    据此而论,延安市城管局的调查,如果通过其“安排的专人”传话,那么很快就可以搞定。然而,其为何在“公开信”面世数日后,还声称“目前城管局正在对这封公开信事件进行调查”呢?

 

    新闻报道中所提及的“不方便多说”,其实已经告诉我们,其言行是受到一定限制的。因此,西部网所报道的,“记者电话联系到了刘国峰本人,他向记者证实,该网帖确实是受他委托向社会发布的公开信”,也就不难理解了。

 

    纵观有关新闻,我们不难发现,无论是“公开信”事件,还是暴力执法系“临时工”所为,以及延安市城管局局长用车标准已超过部长、延安市城市管理局豪华大楼等问题,本质上都是延安官方在制造社会不稳定因素。

 

    是的,新华网发表于2013年6月14日11时58分32秒的有关新闻表明,6月13日,记者就此事独家采访了双方当事人。受害者刘国峰的“委托人”马某告诉记者,公开信是他们和延安市城管监察支队协商达成共识,由她亲自执笔,众多骑友集思广益写出来的,在发表前经过受害者刘国峰同意,并由刘国峰自己亲自上传到百度贴吧。

 

    但是,稍微留意过相关新闻报道者,十有八九都会对此产生强烈的质疑,因为此前西部网的新闻报道指出,发帖人“美利达店员01”声称,是“受当事人刘国峰委托,美利达现将他致各网友的一封信发布于此”。而非常怪异的是,新华网的上述新闻报道,其实也提到了这点。何况,新华网所报道的“刘国峰回应,此前从未接受采访,也没有作出任何回应”,很有可能是延安官方给刘国峰施压或威胁的结果。

 

    事实上,当下中国,像延安官方一样地制造社会不稳定因素者,比比皆是。

 

    譬如,人民网于2013年5月13日发布的一篇新闻报道表明,李公河和小皇山两项工程完工并没有带给山水公司任何喜悦。完工两年后,临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一直不给做结算。公司难以为继,工资发不出。2011年11月1日前夕,因为工资一直不能到位,100多名农民工集体上访。“由于管委会的拖欠,已经导致我公司资金链条断裂,现在700多位农民工还有近500多万元劳务费兑现不了,700多个家庭,2000多名家属的生活陷入了困境。”山水公司工程项目部经理袁佩海无奈表示。

 

    由此可见,临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是在透支官方公信力。而事实诚如笔者的一篇时评文章所讲,官方透支公信力是自掘坟墓。

 

    然而,有篇署名“萧天亮”的题为《媒体聚焦下的政府坚守与道德底线之拷问》的博文则不以为然。其不仅为临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开脱”,而且抛出了“都说河南人差劲”之歪论,并肆意对笔者罗竖一进行人身攻击,甚至不懂装懂、贻笑大方、混淆视听地给大众宣讲起了如何写新闻评论。

 

    诚然,上述有关新闻报道或许不够全面,但是,中国经济网发布于2013年6月5日的有关报道表明,据山水公司称,临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目前欠山水公司2272.5万元,而临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的相关资料显示,目前欠山水公司2192.5万元,两个不同的数目,二者之间相差了80万,这80万工程款的去向与行踪,背后隐藏着怎样的秘密?记者从山水公司了解到,工程进行到2010初,有一笔80万元的计划项目工程款本应拨付给山水公司,再由山水公司支付给相关施工单位,但令人费解的是,这笔80万的款项山水公司账目上并没有记载,而第三方施工单位也从未向山水公司进行讨要,每次当山水公司向管委会提起这笔款项时,得到的答复都是:“我们已经付给施工单位了,这事儿你们不用操心了。”

 

    由此可见,第三方施工单位和临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之间当有非同寻常的关系,甚至不排除二者之间存在暗箱操作或者利益输出的问题。

 

    而有关新闻报道显示,当记者在管委会采访之时,管委会财政局副局长孙大伟很正式的告诉记者:“这个钱不是不给他们结,不过得等到2015年。”记者问这个观点是代表管委会的态度吗?孙副局长思考了一会而说:“代表我自己,我一个亲身经历者。”付款时间是否如这位孙副局长所说呢?山水公司临沂项目负责人袁佩海肯定地说:“协议规定是在2013年4月30日,将所有的尾款结清。”

 

    显然,临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是失信于民了。

 

    不可否认,人民网有关新闻报道表明,临沂开发区管委会财政局副局长孙大伟给山水园林一个1500万的支票复印件表明政府承诺要支付这笔钱,只是后来山水园林因为分包问题引起诉讼,法院查封了1600万,案子没有解除前,无法支付。李公河与小皇山项目均是政府BT项目,造价公司出具的项目报告得到了政府、施工方、建设、监理四方的认可。目前开发区财政上没有任何困难,只要案子解冻工程款就能支付。

 

    但是,诚如笔者在《官方透支公信力是自掘坟墓》一文所讲,官方给企业出具支票复印件,本就是开了“空头支票”。这个,一来不排除是忽悠企业之可能性,二来还涉嫌违法。何况,据山水公司提供的资料显示,管委会在2011年11月3日出具的1500万元支票复印件,临沂中级人民法院查封1600万元工程款的民事裁定书是2012年1月11日,临沂经济技术开发区财政局收到协助执行通知书冻结工程款是2012年1月12日,出具支票复印件与冻结工程款相差69天。

 

    然而,非常怪异的是,至今鲜见临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官方的有关权威声音出现在有关新闻中,而且,笔者浏览网页发现,就在中国经济网的上述新闻发布之后,名为“萧天亮”的网友再度出手,而在一些论坛上发出了题为《河南山水雇佣网络枪手混淆视听蒙蔽舆论》的网文。该文指出,即使要揭开三角债的迷局,张海、国轩、炳亮记者为何在文章中只将“河南山水”和“临沂经济技术开发区”对立起来,全然无视受害方“吕汉启、山东建元置业有限公司、尤安、邢海龙”的存在,他们才是工程的真正施工方,河南山水在临沂经济技术开发区只做了一次漂亮的皮包生意而已。

 

    就一般工程而言,的确会存在分包的问题。但是,一码归一码,即“吕汉启、山东建元置业有限公司、尤安、邢海龙”与山水公司之间的分包问题,跟山水公司与临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之间的工程付款问题,是两码子事。尽管其相互间具有一定的关联性。

 

    其实,“萧天亮”所写网文中的“作为一位一直关注此事的网民”之表述,乃地地道道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因为其文说白了就是在替临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减压”,因为其文所抛出的某些信息从未见诸新闻媒体——如何获知的呢?何况,有关的不少新闻网页或者论坛页面被删除,似乎也佐证了一些问题所在。

 

    至于传说中的这位“萧天亮”,是临沂官方指派的,还是某些公司的代言人,笔者不得而知,可是,相信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

 

    不过,有一点倒是完全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萧天亮”所写网文对有关新闻中的诸多问题并未直接回应。

 

    譬如,中国经济网的新闻报道指出,据悉,管委会与山水公司谈判的依据就是中元公司出具的审计报告。在采访中,该负责人无奈地表示:“我们是受气的小媳妇,管委会可以提要求,施工方也可以讲条件,如果我们做的不公正,施工方可以告我们,管委会也可以将我们诉之法庭。不管怎样,我们应该秉公办事,毕竟,工程结算审计工作有自身的严谨客观与公正性,这是无法回避与违背的。”经中元公司估算,临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管委会欠中元公司约500多万元服务费。但是,“萧天亮”在其网文中却避而不谈。

 

    然而,无论如何,临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拖欠有关工程款,甚至搬出法院查封之类的托辞,甚至涉嫌动用“五毛”,都是在人为地制造社会不稳定因素。 众所周知,多年来,中央一直高度重视社会稳定的问题。习近平总书记也曾经强调指出,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要同做好群众工作紧密结合起来,深入研究形势和任务的发展变化对群众工作提出的新要求,积极探索加强和改进群众工作的新途径新办法,把群众工作贯穿到社会管理各个方面、各个环节,从源头上化解社会矛盾、维护社会稳定、促进社会和谐。

 

    而且,对正处于转型期的中国而言,社会稳定尤其重要。因此,每年国家都会为此付出巨大的人力和财力。

 

    凡此种种,尽管有关官方的表现形式不尽相同,甚至相去甚远,但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即都在制造社会不稳定因素。

 

    总而言之,笔者罗竖一认为,任何一级官方都不该制造社会不稳定因素。所以建议,包括延安市城管局、临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在内的任何一级官方,凡事都理当本着“从源头上化解社会矛盾、维护社会稳定、促进社会和谐”的理念,而不要损害党和政府的形象,也不要失信于民。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