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兵七团王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78年入伍在南京军区,79年调昆明通信团参加对越作战,83年调工兵团参加老山作战.在老山19年月,89年转业.曾任电台台长,通信参谋,特务连连长.

网易考拉推荐
 
 

市长能“一天批10到15斤文件”?  

2013-06-08 09:29:02|  分类: 社会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市长能“一天批10到15斤文件”?

 

毛牧青/文

 

    据广州日报报道:广州市市长陈建华“两建”工作会议上说:“在我的工作日志中,原则上文件批复不过夜,哪怕早上早起,晚上到凌晨两点才睡,一天批10到15斤文件,也不能拖延工作。”

    这消息读后令我眼眶湿润:有下属几十个大局部委、数万大小公务人员忙碌,竟然还得让我们日理万机的陈市长每天去批复“10到15斤文件”。说明我们的红头文件太多我们的公务人员太冗,把市长埋在繁缛“文山”堆里是多么的痛苦——陈市长不愧鞠躬尽瘁好公仆,您辛苦了!

    不过感动之余也有疑问:这一天批复“10到15斤文件”说明啥?

    首先,广州是特大城市又是副省级城市,市委市府都有各自的办公厅,即庞大的属于厅级的秘书班子。一般说,到书记或市长的文件首先必须经办公厅的审阅筛选,大量文件就自行处理了。最终只有少数“文件”可以呈给书记市长批阅。而让陈市长(这里且不说市委书记)午夜受煎熬批阅的文件达“10到15斤文件”,说明在现今信息电子化办公无纸化及机关庞大冗员条件下,我们的一位“知府大人”需要批阅的文件,竟然比几百年前各方落后的大清雍正康熙皇帝老儿彻夜批奏折还辛苦之至,的确让人很费解。

    其次,现在公文多用A4纸。倘若每张纸保守算4克重,15斤纸就得高达近1900张(油墨重量微乎其微可忽略不计);而每份文件或卷宗平均按10页计算,就得190份。而现在公文多用3——4号字号,每页按保守数600字算,整个算来就得近12万字,这里还不算双面页字数、各种大小字体或书写字体等等加码因素,更没把市长大人每天大量的会议、会见、接待、应酬、调查、走访、剪彩等等大量事物计算在内。因此,除了能有“神力”外,大约无人能胜任这宗体力脑力兼顾活滴,仅“已阅”和大名字样的机械书写,就准把你胳膊卸掉。因此合理想象下只有一种可能:一目十行浮光掠影走马观花搬动文件走形式,仅此而已!

    第三,报请“行政一把手”审核“一支笔效应”批复的文件,应该是关系到全市经济、民生、规划等等方面的重头文案,需要大脑深思熟虑的统盘考虑,方能慎之又慎下笔去“批复”指示。陈市长“原则上文件批复不过夜不能拖延工作”的高效和负责精神固然可敬,但面对各类复杂陌生的“文山”,我很怀疑能作出准确判断并准确批签的——除非那些需要批示的东西,早已是“心中有数”早“研究决定”好的熟悉关系,便手拿把掐淡定签署批示了。否则,谁也没这本事!

    第四,陈市长一不小心把文件“论斤”说出,估计广州只是个“市”,无力拔高到“吨”位计算,是件很遗憾的事!不过很有意思:陈市长已阅的文件,不少属于上级下发的“红头”;而批复的文件,相当一部分是行政下属各大局委等部门的上报“红头”。他这一“论斤”,就把上下“红头”的庄重严肃,统统划到了废品和白菜价的档次行列,很像是批发商和小贩在计算“物流”成本,也有与回收再生资源人员讨价还价的味道。陈市长“一天批10到15斤文件”不是批发吧?很有对上不恭对下蔑视之嫌,这本身就把领导的“批示”“批阅”庸俗化了。试想一下:当我们把文件做到论斤称呼时刻,谁还会崇尚文件持有的权威内核呢?

    第五,我相信陈市长“一天批10到15斤文件”绝非个例,恐怕是全国各个城市的通病,只不过按城市大小、经济所占比重的“文件论斤”数量大小而已。这种官场病在于一贯制的大包大揽面面俱到事必躬亲不愿放权。这种“该管不该管都管,改放不该放都不放”的体制弊端,必然造就几十年的“简政放权”空喊不到位的行政机构改革滞后,更不用遑论什么政治体制改革了。此等官场官僚作风和形式主义文风不改,你县长市长省长再夙兴夜寐夙忙碌批阅文件,也只能是自找苦吃按“活该”论处罢,不落个嘲讽挖苦就很不错了…… 

    叮咚~~~~家里来人了!还有一些就不说了。截流打住!

                                         2013年6月6日晚

  

   附4年前旧帖:

毛牧青:“已阅”的学问

 

   前不久宁波网友向鄞州区区长信箱反映居民出行难问题。事过6天等来的网上回复却是俩字:“已阅”。小小区长如此牛B官气十足,难怪网友斥之为“最牛区长信箱回复”,更多网友则认为,“已阅”是光明正大的敷衍,是对民间反映的愚弄。

   应该说,上级向下级发出文件,或下级向上级汇报反映情况,阅后领导往往会有 “已阅”等简单字样,证明领导已知道或阅读了。可仔细分析这俩字高深莫测,其最大的好处是模棱两可态度暧昧进退有据左右逢源。既显示领导尊严身份,又显领导文风简洁,“已阅”字样老百姓没资格使用。假如哪个平头百姓对家属或同事问题给予“已阅”回应,不被骂为神经病那才怪哩。

   一般说,领导阅后若批示“照办”或其它相关话语,说明领导比较重视似乎认真看了。倘若批语针对问题发布自己独特见解,并令下属雷厉风行制定措施贯彻实施,应该说这个阅读文件起码还有点作用。

   但是,现今文山会海文牍繁缛,相当部分“红头文件”如同走样应付的形式,因此,一些说了等于没说的狗屁文件,领导仅仅批“已阅”,或签署一个姓然后填上日期让秘书取回,也就可以理解为正常的下意识反应,无须吹毛求疵——换到我也一样。

   应该说,“已阅”和类似的简单语批,在我国很有传统,是官场阅文批示的典型弊病。“已阅”的含义无非是说“我看过了”。早年间有些没有文化的流寇军阀当了大王或皇上什么的,还善于“画圈圈”表示“朕看过了”的“抽象艺术”哩。当然,某些“画圈圈”行为并非不关心自己的批示的敷衍了事。譬如当年东北军阀吴俊生没有文化不会写字。要他要签字他就画圈当批准照办。据说他一个贴身副官私自起草了个东西照他办法画圈想蒙混过关。没想到粗中有细的吴俊生画圈用的毛笔里藏有一个尖,画完圈在墨间扎个不显眼的孔以辨真伪。该副官不知此等奥妙却被吴发现,差点被枪蹦了。当然,我国当年一些高层也有“画圈圈”替代“已阅”的习惯。当年深圳特区,不是被誉为“画了一个圈”而“东方风来满园春”么?可见日理万机的领导,有时忙的连签字的工夫都没有了。百年前阿Q先祖被枪决,难得百姓能有在自己死亡判决书上画押的“权利”,一个大大走样如同瓜子的“圈圈”,算是下层无赖命奔黄泉的最后“已阅”“同意”的标本了。由此可见,“已阅”之风和由此伸延的同类含义,是有历史有渊源有依据有榜样有参照的上行下效历史光荣传统了。

   如果你是一个在官场呆过的人不难发现,“已阅”批示这种见怪不怪的官场病并非宁波所独有。我见过不少大小官员类似“已阅”的五花八门签阅符号。我也曾多次看到一个小小科级干部签上“已阅”让我汗颜的事情。看来如今落得连一个小小的官吏都可随意使用“已阅”,足见官风堕落无能竟到了何等地步!或许这成了我们官场由无奈变下意识的签名遵循流程,其背后显示的却是关键的体制弊端。多年来,层层照搬,级级过筛,人人过关,传统营造的官场“潜规则”和默契“一贯制”,早已演化成把僵化的墨守陈规陋习。于是个性失去棱角,异议变得圆滑。对上“好、行、是”的唯唯诺诺;对下“再研究”“酌情处理”的拖延含混,让偌大一个官场上下充满麻木、拖沓、冷漠、推诿等沆瀣之气。貌似权力过多却不分权,人人都想争权却又各使暗器,层层都一言九鼎却在关键问题上噤声失声。这些体制弊端不能从本质上解决,小小区长“已阅”之风,绝不是第一个也绝不是最后一个。常此以往,我国永远不会主动进入政治文明的国家之列。  我们毕竟是代表先进阶级和各族人民根本利益的执政者。对民间一些反映实际问题的上报材料,应该有说真话的勇气魄力和办实事“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才是。倘若领导仅采取“已阅”无下文的举动,或者事过后一问三不知,那这个服务宗旨是否真心就值得打问号了。

   政府和职能部门设立网站,是符合时代进步世界潮流的必然,是广开言路纳谏、及时发现和解决问题的上下沟通桥梁和平台,最终目的在于为民办事强化自身效率。而设立“×长信箱”,是实现官民互动,倾听群众呼声、为群众排忧解难的行政“一把手工程”。如果大家都是“已阅”、都是“不需要具体办理,看一下就可以了”的应对,那这种信箱既浪费资源又浪费双方精力和时间,还有存在的必要么?既然建了互动交流的网站信箱,就应该发挥作用,而且对下,坦诚虚心的工作作风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一个都不能少。否则,建再多的网站,也只能成为装点门面的道具和忽悠百姓的虚设。作为各级领导,人民关注的是“已阅”后的实际办事举动,不是“已阅”、“研究”之类后无下文的官场屁话。“已阅”谁都会,无须三把萝卜两把葱的真才实学技能。假设我们的大小官员都深谙官场此道对待民间事务和群众反馈,并以“已阅”当挡箭牌踢皮球相互推诿,花拳绣腿一路下来,把执政理念当高调,把诚信弃之如敝履,视民间疾苦如儿戏,借权力而唯私利先,官腔形式蒙混搪塞,简单机械效率偏低。最终结果不但民间意见被虚置,而且政府部门的公信力也丧失殆尽。如此拿着高薪并由纳税人养活的行事官员,还不如那些豢养着的知恩图报的狗畜生呢。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