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兵七团王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78年入伍在南京军区,79年调昆明通信团参加对越作战,83年调工兵团参加老山作战.在老山19年月,89年转业.曾任电台台长,通信参谋,特务连连长.

网易考拉推荐
 
 

对越作战纪实之九---蚂蝗堡的滋味  

2013-09-11 08:34:46|  分类: 战火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作者:母世林、对越作战时任13军39师115团作训股股长,战后任该团参谋长、现贵州省遵义市机关退休干部,这是他在凤凰网的博客网址:http://blog.ifeng.com/article/4008326.html
    本文转载已经作者本人同意,特此声明。
   

 


       南溪河畔的蚂蝗堡,是一个比较幽静的地方。那里四野的橡胶林密密层层、郁郁葱葱,掩映着橡胶农场的房屋。南溪河水清澈见底,水里成群的鲫呀、鲤呀,自由自在地游着,见了人也不会游走。没有城市的喧嚣,也没有内地农村的那种忙碌景象。只是小火车经过蚂蝗堡车站时,会听见火车的汽笛声和车轮在铁轨上滚动的声音,一切都显得非常和谐。
       1979年3月10日上午,我们团从越南撤回后,就在这山水宜人的蚂蝗堡地域扎营了。大家在那里尽情地享受着和煦的春风、温暖的阳光、清新的空气。伙食也大大地改善了,每天都有十分可口的饭菜,还有我们缴获的那时叫富强粉的面粉,又白又细,无论是包饺子、还是做馒头做面条,都特别好吃。只要喜欢,天天都能吃到。在附近的小沟渠中,还有又大又肥的河虾,找个畚箕随便一捞,几个人即可在一起开个小灶,美美地吃上一顿。这期间,广播里放的是李谷一的“边疆的泉水清又纯”、李光羲的”祝酒歌”等悦耳的歌曲,还有中央慰问团等带来的精彩节目。享受了自然,享受了生活,战场上的疲惫,很快就烟消云散了。
       因战时不能通信,家信都在后方积存着,到蚂蝗堡后,可也通信了。人人都收到了家里的来信,并都在第一时间给家中的父母、妻子等回信,报送了作战的胜利和自身的平安。
        部队已按正常的作息时间开始作息了。主要进行和开展了作战的总结和评比工作。在营、连总结评比的基础上,团召开了大会。首先追悼了对越还击作战中光荣牺牲的烈士们,再是总结和庆祝了我团英勇作战取得的辉煌胜利。
       祝捷的那天,师里童副师长也来我团了。看到我后,他叫着我的名字对我说:你这个作训股长,不错啊,作战的时候你是最忙的,在305高地那天,我就看到,到处都在叫你。我说:真正忙的还是首长们呀,在305高地那天,我太不礼貌了。副师长,你不要生我的气哟。副师长说:怎么会呢,不都是想把仗打好嘛。我说:谢谢副师长大人大量了。
        参谋长交待的作战总结,我是到蚂蝗堡后才写的。作战时的分分秒秒,我都觉得难以取舍,写作战的基本情况时,我差不多就是把阵中日记抄了一遍。然后我写了团首长如何充分准备,定下决心;如何适时调整部署、组织协同、精心指挥;如何灵活运用战术;各级指战员如何英勇顽强,前仆后继,为国效命等。当时只是想早点向参谋长交差,好歹都请参谋长去修改了。因为我们参加的是一场声势浩大的战役,我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写才好。再就是我也和大家一样,收到了家中的来信。信中除告诉我亲人们是如何的在担心和挂念外,还告诉我说,我七岁的女儿已经生病好长时间了,一直在治疗之中,所以,我实在有些静不下心来。
       说来也怪,在战场上确实是一点杂念都没有,一心想的都是要攻克敌阵地,要消灭敌人,要把每仗都打胜。而此时在脑子中闪现的,却总是女儿在病中的那稚嫩、娇小而又廋弱的身影……。这才下战场几天呀!
        是我下了战场后,意志就薄弱了吗?我不知道。但因为仗打胜了,下战场后,干部战士都有了些骄傲情绪,思想上满不在乎,纪律也涣散了,倒是真的。如部队中有开枪打鸟的,有拿手榴弹炸鱼的,有私自下河洗澡的,有不假外出的……等等。有一天,军务股派的纠察看到一个在火车站转悠的战士,便查问:那来的?答:战场上下来的!问:那单位的?答:师部的,你管得着吗?纠察当然不放过他,最后他才老实了,说是师直X营X连的。纪律涣散了,问题就出来了。到蚂蝗堡没几天,二营一名战士下河淹死了,三营一名战士出操摔死了,团特务连一名侦察兵外出学骑单车,被越南兵抓走了……等等。
       团首长真的有些生气了,把全团干部都集中到蚂蝗堡农场的会议室里。团长指名道姓地指出了一件件战后不该发生的问题,狠狠地批评了各种无组织无纪律的人和事。政委则从思想上挖根,严肃地指出打了胜仗后,部队滋生了骄傲自满情绪,尾巴都翘起来了,思想教育放松了,纪律也不严了。政委告诫说,如果我们思想上再不警惕,就可能还要出大问题!那时,我们将无法向战士们的父母交待,无法向祖国人民交待!在团的统一安排下,部队在战评后加强了思想、纪律教育,整顿了作风,及时地制止了各种事故的继续发生。顺利地度过了在蚂蝗堡的休整期。
      我在蚂蝗堡时,有喜有忧,喜的是我们团作战凯旋而归,我也立功了,团党委还批准奖励我进了一级工资。忧的是我的幼小的女儿还在病中,她现在究竟怎样了呢……。
      蚂蝗堡的滋味啊,甜甜的,酸酸的……。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