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兵七团王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78年入伍在南京军区,79年调昆明通信团参加对越作战,83年调工兵团参加老山作战.在老山19年月,89年转业.曾任电台台长,通信参谋,特务连连长.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南温河的桥上桥”记特设师蓝瑞光的话 褚嘉骅  

2014-01-03 08:36:09|  分类: 战火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温河的桥上桥”记特设师蓝瑞光的话 褚嘉骅  

“南温河的桥上桥”记特设师蓝瑞光的话 褚嘉骅 - wdt13815669115 - 工兵七团王的博客“南温河的桥上桥”记特设师蓝瑞光的话 褚嘉骅 - wdt13815669115 - 工兵七团王的博客“南温河的桥上桥”记特设师蓝瑞光的话 褚嘉骅 - wdt13815669115 - 工兵七团王的博客

扣林山战斗还在激烈地进行着。
  我们“3 1”号直升机,朝着甫温河大桥方向飞去。旋翼飞旋,急速掠过起伏的群山,但我还是感到速度太慢了,我的 海里让总是难以摆脱那失血的脸,带血的绷带……负伤的陆军战友在盼望着我们,等着我们呀!
  山,山,还是山。到处是陡峭的石崖,叫不上名儿的杂树,布满乱石的斜坡。谁也想象不到,我们将在南温河的桥面上降落!这是距扣林山前线很近的地方,只有它才算是一块“平地。”其实,只能算是搭在河上的水泥板罢了,长不过五十五步。直升机落下,两边就没有多余地了。
  当然,桥面再狭窄,再单薄,我们也要落下去。
  十天以前,我们飞临前线,就是在这儿抢运了第一批伤员。
  我是壮族,家在在广西柳江。从小阿爸就告诉我“天下最好的人是‘大军’。”我做梦也想不到,我会穿上军装,成为人民空军的一员,成了特设师。而且风还同机组一起上前线了。当我们的飞机在桥面上降落,我跳出机舱时候,我惊住了,心在震撼!从阵地上抬下来的伤员,军装上是染血的弹洞,头部飞胸部、腿部还在流血!有一个伤员,满头缠着绷带,只露着鼻孔、嘴巴和眼睛。那是一双还带着稚气的眼睛呵,看年龄不过二十来岁,那又是多么刚强的眼睛呵,始终望着前线方向,喷着烈火!他不说话,一个劲地欠着身体,要爬起来,向前,死也死在保卫祖国领土的战场上。这一刹那,我甚至忘记了自己是个特设师,真想接过他的枪,心里充满了杀敌的欲望。请相信,假如祖国说一声需要,我也会象陆军战友那样,撕一块白布争写上自己牺牲后遗物寄往的地点,视死如归!我就这么紧紧地捏着拳头,一抬眼,发现机长——这个一米八O身高河北大汉,平生最讨厌哭天抹泪,这会儿也擦着发红的眼睛。随后,他用深沉飞严峻的目光,狠狠地望了我一眼:还愣什么?来,快照顾伤员……
  ——糟,今天飞行又遇上气流了。
  记得,第一次抢运伤员,也碰上了这样的气流。飞机颠簸得比这还厉害。机舱里躺着六名身负重伤的陆军战友。他们经过战地包扎所的临时处理,有的插着输液管,有的吸着氧气。我的心给揪紧了,真怕他们受不住。
  机长的身子微微前倾,大手紧紧攥住驾驶杆,棕色的棱角分明的脸十分坚毅,宛如青铜雕像。他屏神凝息地飞,谁知用了怎样内在的力量,白手套和衬衣全湿透了。慢慢地,机身在他的操纵下越来越平稳,伤员们安详,地睡着了……凝神飞行的机长,他忘记了自己的一切。上前线之前,他正为即将做爸爸,又喜悦,又紧张,又担忧呢!他的爱人身板太单薄,瘦成一窄条。结婚四年了,没有孩子,一年前还病得差点送了命。他为这事焦急地张罗着,突然接到飞往前线的命令。我们都为他捏把汗,见了他,谁也不敢哄闹要吃“红喜蛋”了。副驾驶唐光新年纪稍大一点,却也没主意了:“这事咋办呢?”
  “什么咋办?相信医生护士,叫她多注意,吃好点。”?
  “就这?!”
  “明天就出发了。上前线还牵肠挂肚的,还打个什么仗哩!”
  机长杨增顺豪爽地把手当空一劈,好象斩断了一切牵挂梦准备飞行去了。
  是的,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到了祖国召唤我们的时候了,还粘粘乎乎,象话吗?就在那一刻,我也横了心——算了!我绝不再想一想她,那位昆明市的纺织姑娘。我们恋爱的时间不算很短了。最近“顶”了几回“牛”,她向我摊了牌:不合拍,两人各走各的路!说真的,失恋的滋味不好受。我曾经心如乱麻,曾经失眠过,我偷偷看过她留下的照片……现在,我一下子就把她抛在了脑后,怎么?我一个夜晚就变得成熟了吗?我的心里只想着前线、伤员、飞行、特设师的责任。
  你不想她,她自己倒来了。
  那是个天刚蒙蒙亮的时辰,直升机就要起飞。我仿佛已经闻到了战场上的硝烟的气味,心在伴着旋翼飞转。就在我登上机舱的一刹那,她跑来了。我没有回头,没有和她说一句话,却透过舷窗望了望她,她朝我起劲地挥手,眼睛里闪着亮晶晶的东西——我懂得那是为什么。好姑娘,偏偏在我飞赴前线的时候回心转意,赶来送别了。
  为什么她在战士出征的时候捧上了一颗真诚的心呢?
  我是微不足道的。可是,阿爸说过“天下最好的人是‘大军’。”姑娘,是不是也想到了这句话?”我忽然觉得肩上的责任更重了。
  ——离南温河大桥,还有五分钟的航程了。
  越往前飞,山沟越窄,旋翼乱起的风吹得峭壁上树叶抖动。只要航向偏一点,就会撞上岩石,机毁人亡。十天来,每逢这个时候,副驾驶唐光新就把身子探到机舱外,用他的双眼为直升机导航。有时,天还下着雨。象锋刃似的强大的气流,象碎石子一样的雨点掼到老唐的脸上。眼镜又有什么用?他被风吹得流泪的眼睛大睁着,观察着……有这样的同志,在刀山里穿越也觉得踏实啊!老唐是个硬汉子。那天夜里,我们正做飞行准备,停电了。机长拧亮手电筒,照着我们检查飞机。平时,老唐总是乐呵呵地挺着腰板。这会儿,他躲避着手电的微光,在暗影里悄悄用拳头捶着腰。机长“噢”了一声,他知道唐光新这些天病着,在尿血!他忙过去,问:“怎么样?”
  “没事,别大惊小怪。”
  “是不是叫家里来个同志换换?”
  “什么,谁没个小病?”唐光新动气了:“我说机长,咬咬牙就过去。”
  老唐说的是实在话。这些天,—机组的同志全都因水土不服,闹起腹泻。可谁都是心照不宣,象没事儿一样……比起为祖国流血的伤员,谁好意思叫一声苦?
  尽量减轻伤员的痛苦,是祖国交给我们的神圣使命。这—次飞行,我一定要争取为伤员多做些事。上一回飞行,无线电师阎小康蹲在地板上,弓着腰,用双手托住一位头部负伤的战±。他怕战士在颠簸中增加痛苦。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阎小康的腿在微微颤抖,他的手还是托着,托着……在后机舱,机械师刘孟军半跪着,用左腿的膝盖牢牢顶住地板,右腿向后死难地蹬在一块,钢架上,他肩膀驮住了腿部负伤的伤员,让他解大便……就数我做的事少,我又无法替换小阎和小刘。这时,一位伤员的胸部在鼓动,他憋住气,憋得脸通红。我知道,他准是晕机了。我忙给他找来一个小桶,他这才吐出来,又酸又臭的。粘液,溅了我一身一脸。我掏出手绢给他擦嘴缸,安慰他:“没事,着陆后我洗一下就行了。”可他,那负疚的样子,象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同志,战友,你们流血牺牲都在所不惜,我这,算什么?……
  南温河大桥出现了。
  大桥两端,是高出桥面一千三百多米的陡峭山峰;大桥右侧,是一排高压输电线的水泥电杆,桥面上,仅可以驶过两辆汽车,又装有一米多高的栏杆……飞机的旋翼不管是碰上任何一样,就会折断旋翼,机身坠毁……
  机长杨增顺和老唐,紧张地操纵飞机下降,下降。眼看旋翼要碰到高压电杆了,机身一拐,几乎擦着它飞了,过来——顷刻,悬停完毕了。
  飞机悬在这保卫祖国的战斗中,唯一最理想的“起降场”上空,又原地完成了九十度的旋转,对准了护桥栏杆当中的窄小的“胡同”,五米、三米……好,接地!
  直升机稳稳当当落在南温河桥面上。
  “不平凡!”护送伤员的陆军战友说:“你们在这样险要的条件下起降……”
  很平凡。比起扣林山浴血奋战的同志们,我们做的一切算得了什么?
  有一位战地记者,说我们是在架设“南温河的桥上桥”。这话,说到我们心坎上了。为了沟通前线和祖国的联系,为了把负伤的战友送回祖国母亲的怀抱,为了保卫祖国的每一寸土,就是用自己的脊梁,托起一坐空中“桥梁”,我们也绝不会犹疑。
  又要起飞了,我们的直升机……


转自老山这眸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5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