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兵七团王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78年入伍在南京军区,79年调昆明通信团参加对越作战,83年调工兵团参加老山作战.在老山19年月,89年转业.曾任电台台长,通信参谋,特务连连长.

网易考拉推荐
 
 

转:军旅生涯中的两次险情(老兵回忆)  

2014-11-11 08:34:17|  分类: 军营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军16载,流了不少汗,吃了不少苦,甚至在那场震惊中外的中越反击战中差点“光荣”了,那也只是让我感觉如清风一缕,小菜一碟。其实,这又算得了什么呢?军人嘛,穿上军装扛起钢枪的那一天,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然而,有些突发事件是你根本意想不到始料不及的,这与甘愿流血勇于牺牲不可等同。每每想起那两次险些将我“军法从事”的惊险经历,都会让我心跳加快,心有余悸。


1972年夏季的一天,我所在的某部一连几十号人被拉到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大山里,进行每年一次的实弹射击。比起友邻部队,我部的实弹射击次数实在太少,谁让咱当了个生产兵呢,整天就知道撅个屁股插秧割稻,除了这,咱还会啥?对了,忘了说一声,咱当兵的那个穷地方叫湛江。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记不清那座大山在湛江的哪个方位了,只记得山很高,茂密的树林一片连一片,让人很容易想起《游击队之歌》里的一句歌词:“在那密密的树林里,到处都安排同志们的宿营地,在那高高的山岗上,有我们无数的好兄弟……”山下面是一片起伏不平的开阔地,正是“我们无数的好兄弟”进行实弹射击的最佳位置。队伍集合完毕,连长一声令下:半自动步枪先打,冲锋枪殿后。于是,我肩靠冲锋枪席地而坐,与其他几位班长侃起了大山。我对他们说,我视力差,不指望打出什么优秀成绩,若能及格——足矣。

半自动很快打完了,轮到冲锋枪

“卧—姿—装—子—弹!”连长威严地发出指令。六七个班长迅速卧倒,身边传来“噼里啪啦” 装子弹的声音。我手有些发抖地将10发子弹一颗一颗地塞进弹夹,然后把枪贴在身侧,等待下一个惊心动魄的指令。忽见一面小红旗在余光旁一闪,“射—击!”连长重重地喊出这两个字,这一声吼,就差没把我的心脏给震碎了。我紧张地将枪搁在前方的小土包上,趴在地上,瞄准前方的靶子,脑子不停地默记“三点成一线”的要领。不到10秒,山谷里开始回荡着一阵紧似一阵的清脆枪声。一分钟后,枪声停了,山谷突然变得格外寂静,寂静得简直让人窒息。“起—立!”一众人提枪赶紧从地上爬起。“验—枪!”连长的那张脸还是那么威严,神圣不可侵犯。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枪械声。“验—枪—完—毕!”“验—枪—完—毕!”“验—枪—完—毕!”从每个靶位上此起彼伏地传来班长们的回声,那声音是何等响亮,似乎个个都对自己射出去的10发子弹充满信心。我是最后一个从靶位上爬起来,最后一个喊“验—枪—完—毕!”的。报靶后的成绩不用说了,我最差——不及格!成绩好赖于我而言真的无所谓,没有一次实弹射击是突破70环的,记得前一次实弹射击还摆了个大乌龙——打错靶。

三班长是个河南人,个子特矮,但很敦实,是个“话篓子”。他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对我说,还不错,82环。我们二人选了一块稍为平坦的空地相对而坐。我一边听他继续唠叨着,一边准备将冲锋枪部件拆卸下来进行擦拭。拆卸之前,我打算先抠动一下扳机,很享受地听一声撞针撞击枪膛清脆的“吧唧”声。正欲抠,犹豫了一下,下意识地将食指缩了回来,跟着将枪栓向后猛力地拉了一下。妈呀!一颗子弹突然蹦了出来!我一下子吓傻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漏打一发?请注意,我欲抠动扳机和拉枪栓的时候,枪口始终是对着那个河南人的。再看河南人,他发现横空里突然飞出来一发子弹,长满褶子的小圆脸“唰”地一下子变成了蜡黄色,已经拆卸下来的部件从手中滑落,整个人歪斜在地上,全身不住地颤抖着。

太可怕了!如果我稀里马虎真的抠动了扳机,那么,那个近在咫尺的河南人必死无疑!我傻乎乎地把那发子弹上交给了连长,他接过来,瞥了我一眼,一句话没说就揣进了口袋。我想,他是知道后果的,如果他要声张,将与我一样,同样也难逃罪责。

可以肯定,由于自己的慌乱,验枪这道至关重要的程序被我省略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再来说说第二次险情吧。那是1979年2月上旬,我们大部队在广西边境待命,静候那场众所周知的反击战。

那时,我担任师里无线连的技师,负责收发报机的维护与修理。一天,我在边境驻地调试一台收发报机,发现调试指针处于非正常状态,也就是说,这台机器出了故障。我的心一下子抽紧了,知道大事不妙。问身边的几个战友,你们谁动过?没人承认。无奈,我赶紧翻备用箱,看有无备用的强放管可换。写到这,我要解释两句无线用语:调试指针不在正常工作区域,说明很可能是强放管烧了。什么是强放管?懂无线收发原理的人都知道,强放管是起放大信号作用的,发报机将震荡器产生的微弱信号经过几级放大后,到达最后一级——强放级。强放管是强放级的关键部件,它将仍不够强大的信号继续放大,放大的倍数是前面几级相加也无法达到的。如果它烧了,整台机器就报废了,如果战争一旦打响,师首长不能将战斗指令通过无线信号传达下去,不能形成无线网络的沟通,“千里眼顺风耳”成了一句空话,战争胜负的走向也就不言自明。

我把备用箱翻了个底朝天,什么部件都不缺,唯独没有强放管。我被吓呆了,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台长也急了,一声大吼,还不赶紧去备用仓库找!我猛地回过神来,于是发了疯似地直奔那个离驻地5里远的备用仓库。

我满头大汗地赶到备用仓库,说明来意,仓管员小郭赶紧与我一道在一大堆无线电零部件中翻找。然而令我大失所望,翻遍了整个备用仓库,也没有找到强放管。完了!完了!我手脚冰凉,脊梁骨直冒虚汗。我知道我犯下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收发报机怎么就没有看管好呢?谁也别怪,只能怪自己没有尽到无线技师的职责。

我垂头丧气,拖着沉重的步子往回走,心里害怕极了,怎么办?怎么办?如果部队现在就出发,等待我的将是……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我不敢再往下想,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心跳也跟着加快。走着走着,脚步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我站在原地左思右想:回去又有什么用?回去就等于放弃,放弃就意味着大部队在即将打响的战役中处于被动呀!不如再去碰碰运气,再去翻一遍!对,再去翻一遍!我内心一下子变得强大起来,回转身,又往仓库跑。小郭看我又来了,不耐烦地说,不是都找遍了吗?怎么你就不相信人呢?我说,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找不到强放管我肯定要坐牢,要军法从事的。听我这么一说,小伙子心软了,于是我们二人更加细致地翻找起来。

翻着翻着,一个灰不溜秋的小圆疙瘩在已翻找过无数遍的一大堆零部件里冒了出来,我抓起来仔细一瞧,兴奋地大喊一声——“强放管!”没错,是强放管!就是强放管!虽然已是个毫无光泽被使用过的旧零件,但起码可以试试,起码有了一丝希望,有了一线生机啊。那一刻,我的脸一定涨得通红通红。我把这个小家伙紧紧地抓在手里,狠狠地亲了一口,然后像来时一样,不顾一切疯狂地往驻地跑。当把它装进机器,一试:调试指针居然指在正常区域。太棒了!太棒了!完全可以用!完全可以用啊!我欢呼着,高叫着,那一刻,我真的认为自己就是世界上最最幸福最最幸运的人啊!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感谢这个小家伙,是它救了我一命。收发报机修好的第3天,部队出发了。在那次自卫反击战中,小家伙和那台收发报机的每一个零部件相互配合,协同作战,为师首长下达无线作战指令立下了汗马功劳,为战役的胜利立下了赫赫战功!

回国后,我台荣立集体三等功,我嘛,因祸得福,还得到了师通令嘉奖呢。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