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兵七团王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78年入伍在南京军区,79年调昆明通信团参加对越作战,83年调工兵团参加老山作战.在老山19年月,89年转业.曾任电台台长,通信参谋,特务连连长.

网易考拉推荐
 
 

鲜血染红了千米小路  

2014-11-06 08:24:54|  分类: 战火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鲜血染红了千米小路



在云南老山地区八里河东山,有一条小路从八里河村盘山公路发端,曲曲弯弯一直向山上攀缘,伸上山顶再向前沿阵地绵延而去。在这条小路上,我曾数次看到过一批批战士被敌人炮火追着跑,也看到过一位步兵班长夜间潜伏归来因耗尽体能而只能以枪作拐一步步挪着归营,更看到过成百上千的人员、马匹和作战物质在这里冒着敌人的炮火上山。然而,最让我心灵为之震撼的是:居然有一次烈士的鲜血把这条千米小路染红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那是1985年11月27日晌午,我随师组织科长曹庆瑜在42号阵地了解党员队伍情况。回来的路上被敌人的炮弹撵着跑,200多米的上坡路敌人追打了二十几发炮弹。这次敌人炮袭持续二十几分钟。炮声未停,空中还能见到我方还击的炮弹象鸽群一样呼啸着飞向敌阵,这时前线传来41号阵地出现严重伤亡的坏消息。听此消息,曹科长没有半点犹豫,领着我就向41号阵地方向走去,我被他这种战场忘死的精神折服,只好持枪在前面带路,以最快速度赶到41号阵地。刚入41号阵地,我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堑壕交通壕大部分坍塌,巨大的弹坑一个圈住一个,被炮弹犁飞的新土堆起一层盖着一层,薰人的硝烟味扑人鼻息。阵地最高指挥员一连副连长冀桂生眼瞝泪水接待了我俩。我俩是从一线阵地直接过来的,代表了师团两级机关人员第一时间到现场,冀副连长似乎有了依靠。他把我们带到炮难现场,用手一指,放声痛哭:“一炮五烈士啊……五个烈士……啊啊……”。只见眼前一个长方形钢架工事大半被敌炮弹炸平了,另一半也已倾斜,扭曲的波纹钢板上薰满了黑黑的硝烟。工事残骸内散乱着烈士的钢盔、牙具、衣物、家信,一抹一抹的鲜血从豁口的麻袋包上编织袋上装备箱上显出一道道拖痕。曹科长见此惨状也情不自禁落下了热泪,拍着冀连副的臂膀什么也不说。他不愧是上级机关来的,揩掉眼泪很快恢复常态。接着他让冀副连长带路,到41号阵地三个哨位,同全阵地40多名战斗一一握手,嘴里不停地重复着“你们辛苦了”“你们吃苦了”“师团首长感谢你们!祖国感谢你们”!我跟在后面,一脸凝重也虔诚地与战士们一一握手。

要离开41号阵地了,在烈士鲜血的引导下,我们走上来时的小路。在经过41号阵地被称为150米“生死线”向上攀进的陡坡路时,小路下方己成血河,“生死线”上几道血流有的还在流行。云南省西畴县民马连来了一个排的兵力,用六副担架抬着烈士和重伤员。第一副担架盖着绿色军毯,抬着排长郑先桐烈士。第二到第五副担架裹着绿色编织袋,抬着的依次是班长张跃华烈士、副班长赵秀国烈士、战士高国峰烈士、战士陈旭红烈士。第六副担架抬着是一名重伤员。烈士的鲜血经过40阵地的堑壕,淌过-34号阵地交通壕,在两个拐点和陡坡处淌下一滩滩的鲜血和一团团血膏,烈士们的血从主峰阵地流过,顺着山势向山下流去,一直流到小路尽头。

多少年过去了,如今这条小路也许人迹罕至,也许已不复存在。但那条被鲜血染红的千米小路永远铭刻在我的心里。[/face]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