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兵七团王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78年入伍在南京军区,79年调昆明通信团参加对越作战,83年调工兵团参加老山作战.在老山19年月,89年转业.曾任电台台长,通信参谋,特务连连长.

网易考拉推荐
 
 

转帖] 永生不忘的黄友德营长  

2014-03-04 09:17:18|  分类: 战火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5年前的今天(2月20日)是黄德友营长牺牲的日子,特将在79战场上接任黄德友营长职务的毛营长的这篇文章(永生不忘的黄德友营长)分享给网友战友们
转帖] 永生不忘的黄友德营长 - wdt13815669115 - 工兵七团王的博客

黄营长墓碑.jpg (30.52 K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14-2-20 20:57 上传



     黄友德,广东省普宁县人。1966年入伍,53014(战时54480)部队1营营长,于1979年2月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英勇牺牲,时年34岁,荣立一等战功。
     1979年2月19日,我部经艰难跋涉穿山越岭,突破敌重重伏击阻击,于下午4时30分攻占越北省会高平市西面的809高地,割裂了敌防御部署,完成了战役穿插任务。
       2月20日,我营受命向扣屯方向前进,配合我师友邻部队作战。黄友德营长即收拢集结部队,于下午2时左右组织全营向指定地域前进。
       我记得那一天是阴天,天气还挺凉的。当部队下山由小路刚转入越北4号公路不久,预先埋伏在公路左侧和正面的敌军突然猛烈开火,顿时枪声大作弹雨横飞。当时遭伏击时的地形对我营非常不利,公路左侧是高4、5米的被削得笔直的峭壁,公路右侧则是深百余米的坡度足有70多度的悬崖,我营部队既无法躲避又无法展开,加之部队初次打仗毫无经验,一时被敌火压制无法动弹,并当埸阵亡了几名官兵,其中就有我营的3连连长。
       在此危急之际,黄友德营长不顾个人安危,身先士卒冲至全营最前面,亲率前卫连向敌冲击。在营长的带动下,部队勇猛行动边冲击边开火,将伏击之敌歼灭20余人,余敌一部溃逃一部弃枪滚落谷底。我营部队避免了更大的伤亡。
但万分不幸的是,在激战中黄友德营长左大腿动脉被敌弹击中,鲜血顿时喷溅而出倒在路边。
       当时我是负责断后掩护全营转移的,指导员率连主力已随营本队先走,身边仅有一步兵班和一重机枪班共10多人。看到全营已转移完并听到前方枪声密集,率余部赶紧前往支援。待来到营长负伤处时战斗已结束,见他躺在地上,面色苍白,腿上伤口虽经简单包扎,仍可见鲜血从伤口处突突直冒。公路左侧的小排水沟里还躺着七、八个已牺牲的官兵,营长的通讯员(营部的通讯班长)程光亮也牺牲在这里,一个很可爱很年轻整天笑嘻嘻的小伙子,牺牲时才20岁。营长见到我时说:不要管我了,你们赶紧走,赶紧组织部队突出去。他边说边跟我要水喝,老说口渴,可我们哪敢给他水喝呀。后我叫战士拆了路边一个越军哨卡的小木棚子,用两根木棍和几条战士们随身携带的干粮带做了付简易担架,将身负重伤的黄友德营长抬出。
       此次受敌伏击,我营共阵亡13人,营教导员也牺牲了。我连有4名战士负伤,其中一名被敌弹正中鼻梁从右后颈部穿出,出口处的伤口有拳头般大,他大难不死活了下来。
       当天下午6点多钟,我营在前进途中又与从高平方向由东向西可能是前来堵截的越军遭遇,交火没多久越军即仓惶溃退。因当时天已快黑加之敌情不明,我营迅即占领山头组织防御。
       2月20日的那个夜晚,天空一片漆黑,没有一点月光,真的是伸手不见五指。远处的高平方向依稀可听到枪炮声,可我们阵地四周却是一片寂静,静的有点渗人。黄友德营长因流血过多已处于弥留状态,时而昏迷时而清醒,清醒时就说口渴想要水喝。在那时的作战条件下,对伤员的救治只是简单的用绷带包扎止血,仅此而已。营长是大腿动脉中弹,虽经几次包扎仍无法止血。当天夜里11点多钟,我营接到师指新的命令:部队调头北上,围歼越军346师师部。营指正召集连长指导员们开会研究行动方案之时,营部军医前来报告:营长已经不行了,快去吧。我们急忙赶到营长身边,他用极其微弱的声音最后说到:我黄友德是不怕死的,一定要完成任务,一定要把部队安全的带回去。说完这些他就牺牲在这个漆黑而又寒冷的夜里。
       因部队还有作战行动,无法将黄友德营长的遗体抬着走,只得就地挖个坑将他临时掩埋。临培土前,我和指导员将身上所穿棉衣脱下,轻轻的盖在营长的脸上和身上,让战友让部下的温暖能陪伴着他,让他在我们暂时不在的时候不会觉得寒冷不会觉得孤独。掩埋完毕后,战友们以军人的方式向黄友德营长洒泪行军礼告别。
       在撤军前,我们没有忘记他也不会忘记他,我们派出一支小分队深入到周围已布满越军的黄友德营长的掩埋地将他起出,安全的将他运回我方阵地火化,遗骨装罐头盒里带回国内掩埋在广西那坡县烈士陵园,与其他为国捐躯的战友们长眠于此。
       据当时带队去起黄友德营长遗体的1连2排长讲,他们重新找到黄友德营长遗体的时候,遗体保存十分完好,只在腹部有一小块的腐烂。那已是掩埋了近20天的时间了,这也是一种上天的保佑吧!
       这是一段永生不忘的历史!
       这是一个永生不忘的战友!
       值此对越自卫还击战35周年之际,向我的前任营长黄友德及所有在对越自卫还击战中为国捐躯的战友们敬礼!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