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兵七团王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78年入伍在南京军区,79年调昆明通信团参加对越作战,83年调工兵团参加老山作战.在老山19年月,89年转业.曾任电台台长,通信参谋,特务连连长.

网易考拉推荐
 
 

一封来自天堂里的书信  

2014-07-07 08:39:56|  分类: 战火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亲爱的老战友们:你们好!
  不记得有多久没有这么热闹了,脚步声、鞭炮声、还有夹杂在人流中的哭泣声将我从沉睡中惊醒,我看到了我们的连长,他怎么那么地苍老啦,是岁月的无情,还是精神的荒芜?跟在连长后边那不是我的班长吗?班长,你怎么也是白发飘忽,是工作的艰辛,还是生活的负重?睡在我上铺的小李,他怎么还穿着那件发白的旧军服,是家里的子女太多,还是贫瘠的田地里不争气?
  我还看到了好多好多熟悉的影子,怎么都显得步履蹒跚,悲切淹面。在我的印象中,你们不都是年青力壮、龙腾虎跃?那个残留深冬苍老的初春,我们不是一同冲过了边境,冲进了硝烟,抢占了那个高地吗?
  想起来了,那天我们向对面的无名高地发起了第三次冲锋,战友们不顾炮火的轰炸、机枪的扫射,一直向山顶压了上去。就是那次的冲锋,你们冲上去了,你们还摇着红旗,挥着手中的冲锋枪。而我在离高地顶端还有百来米时,右脚一下子不听了使唤,但我忍着巨痛仍向前爬着。那子弹从我耳边呼呼而过。班长呀班长,你教我的那套侧身匍匐前进动作我用得淋漓尽致,可还是没能赶上你们的队伍。没多久,头上也突然一重,顿时眼里所有的景物都是“一片红”。我努力将头向上抬起,却让我更加沉重,是不是我的动作要领没有全部掌握,还是天空、大地本来就是红色?知觉、思维都没回答我。而就在此时,在你们冲过去了的石头后面有人向你们射击,还分明看到了你们当中的几个红影应声倒下。
  我明白了,那个头戴着盔不像盔,笠不像笠的人为什么要在你们的身后开枪,那是一个装死的“鬼寇”。第一意识告诉我—定要消灭他。一摸身上,枪不见了,仅有的一枚手榴弹的木柄上刹那浸透了我的汗珠,可就是无力摔出。这一急一吓让我泪雨连连。
  爬过去,自己给自己下了一道军令。然而,那不听指挥的头,痛得我只晕眩,管不了那么多,就让肢体来推着吧。吃力地爬了几步后正好遇到了一个斜坡,手脚并用,连滚带爬。不知是枪声太急,还是“鬼寇”也过于紧张,他根本不知道我与他就在只尺。此时的我知道:只要把手榴弹上的那根小绳子拉断,就可以让那可恶的敌人消失;也意识到,我也无法躲开弹片的侵蚀。
  连长啊连长,你经常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今天轮到我去践约。同时请你相信,那次与炊事班班长吵架,真的不是我的错,是他给我称菜时拿乱了称砣。上铺的小李啊,你可别怪我小气,答应过你在我18岁生日的那天请你喝瓶汽水和桔子罐头,可我等不了那三天啦。但你一定要记得帮我把那封给妈妈写的信寄出去,里面有我做人的决心和青春的笑容,我知道你会的,对吧。
  战友呀战友,那时的我,好想站起来也冲上山顶去,好想看看那个让我们死了近百人的阵地是什么样的“鸟窝”;也想听听你们是否唱着那首:“也许我倒下将不再起来……”。可我站不起来了,还有身边的那个“鬼寇”仍在向你们喷火,我不得不去拉断那根已扣在我食指上的小绳子,不得不在心里唱一句“再见吧妈妈”。
  就那么轰隆一瞬间,我就再也找不到你们了。同我一起来的好多不认识的战友告诉我,这是另外一个世界了,我们一别就是三十年。伤心、思念、惆怅伴我度过了那么多年的日日夜夜哟。
  三十年啊,我父亲来看过我,他那不成型的身躯,小心翼翼地把我坟墓的野草拨除,嘴里还在唠叨着:“儿呀,你为国而死,我没白养活你;你妈妈知道说去找你再没回来过;你村里的同学都结婚啦,有的都成了‘万元户’。队上分了五分田给我,都怪我这病哟,感觉越来越难能侍候;我只有你一个儿,好想你啊,这不你姐给了我100元钱叫我来看你,这纸钱呀是我用30个鸡蛋换来的,你在那边慢慢花吧,不要记恨我,那年你高中毕业时在你妈手里要了伍毛钱,我却动手打了你。那时呀家里没有钱,是爸爸对不起你啊!”。那个上午,爸爸说的话是我十七年来所听到的总和还要多。
  三十年,有几队红领巾来过,旗也是那么红红的,他们唱着歌,给我们敬着队礼。有个小朋友抚摸着我的墓碑对我说:“叔叔,这是给你的‘旺旺’和‘冰激凌’”。我想了好久,也问了好多这边的战友,他们也都不知道是些什么。可等红领巾刚刚离开,那几个看门的女人就争抢着,我这才明白,一定不是当年越南人的那种手雷。
  三十年,来过好多年青人,他们自称为“自愿者”,难道与抗美援朝有关?我们不得要领。他们给我们搞卫生,还把那五角星涂得好漂亮哟。对啦,那些人里也有部队的,可他们的帽子上没有了那个红五星。
  三十年,来过几次小车队,可那些车呀亮晶晶,把我们眼都刺得不行。他们来了也不到我们的墓前,在那坪里站了几分钟,围着他们的人可真多哟,闪电的匣子对着那几个肚子大大的人,还有人肩上扛着什么玩意儿跑前跑后的。在我们这里的“班务会”上,大家都说他们像是外星人。
  不说那些了。你们是不是又在唱那首《血染的风采》?怎么唱得那么沉重,但又那么铿锵。我都听到了,可是我却忘记了歌词,因为好多年没人像你们这么唱了,感情、泪水、怀念和力量。谢谢你们,我亲爱的老战友!
  界碑外没有了枪声,要在有也只能动员你们的子孙啊。老战友们,你们要好好地活着,别挂念我们这些幽灵,我们有小草相陪,有河流抚慰,有大地支撑。
  再见了,下个或者再下个三十年。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