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兵七团王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78年入伍在南京军区,79年调昆明通信团参加对越作战,83年调工兵团参加老山作战.在老山19年月,89年转业.曾任电台台长,通信参谋,特务连连长.

网易考拉推荐
 
 

中越自卫还击战时我的父母亲  

2014-08-22 08:33:49|  分类: 战火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1976年12月30日穿上绿军装,成了人民解放军的一员,并有幸参加了1979年2月的对越自卫还击战;我所在的43军坦克团配合42军126师攻打越南高平,我们团的任务是为42军主力部队开路打穿插,在3小时内占领越南东溪和661高地,切断4号公路;而我所在的坦克一营是尖刀营,我随队抢救伤员,我们坦克一营提前5分钟到达目的地,胜利的完成了上级赋予的穿插作战任务,我们坦克一营被中央军委命名为英雄坦克营,坦克一连被中央军委授予英雄坦克连称号。祖国没有忘记我们,在我们从越南撤回国内后,各级政府对我们进行了慰问,我们曾经一段时间沉浸在幸福的时光中。


但是,我们的某种幸福是建立在父母的痛苦上的,我们在异国他乡的前线浴血奋战,家中的父母既在痛苦的煎傲之中;我从河南出发前,叫去湖北培训的战友在湖北发了一份信给家里,告诉了家里部队要进行野营拉练,可能很长时间不能给家里写信,父母从字里行间看出了问题(因为那时中越关系非常紧张),广播上经常报道中越边境发生的事件,当12月28日我从河南出发后,他们就开始更加担心我,由于部队在广西经常变动驻地,加上部队规定不能写信,那时不是像现在那样通信那么方便,家里几个月没有收到我的来信,我好像在人间蒸发了,他们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们便进入了时时刻刻担心的境地;特别是2月17日战斗打响后,那时没有电视机,每天只能听听广播,在广播中寻找我的蛛丝马迹;他们放弃了做日常的农活,两人每天分别到我的战友家中打听消息,母亲则是每天以泪洗脸,披头散发,夜里难以入睡,还到他处求仙测字,预测我的吉幸,就这样他们在家中艰难的度过了一个个难傲之夜,一月下来父母亲都消瘦了许多,脸上增添了几道深深的皱纹,四十刚出头的他们,犹如六十多岁的老人;当3月5日听到部队撤军后,他们心里稍微好受些,但他们始终没有我的消息,仍然天天到我的战友家中打听消息,看看战友是不是写信回家,他们天天在盼望我的来信,直到我回到河南驻地他们才接到我的信,他们心中才彻底放下心,千斤的担子才放下肩,要知道,儿子是父母的宝贝,女儿是父母的小棉袄,儿女都是父母的心头肉啊。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我的父母是如此,我们参加作战20多万将士的父母可能也是如此,在我们从广西撤回河南的路中,经过湖北时,看到有的战友的父母,带着被褥,在军供站已经等候了一个多月了,每天父母轮流值班,只要有北上的军列停下吃饭,他们都要去看看有没有自己的儿子,我们参战人员的父母他们是多么的担心自己的儿子啊,他们又是多么的坚强和多么的伟大啊;我们有个别战友的父母,在我们从越南回到国内在广西驻防时,则千里迢迢来广西看自己孩子;当时我们有些人还不太理解父母的举动,时过境迁,现在我们这些参战人员,都是为人父母的人了,我们内心深深地体会到,我们的父母是多么的坚强、多么的不容易、多么的伟大,那时他们是多么的痛苦啊;如果那时我们有孩子在战场上,我们可能也是这样,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时间过了30年,现在谈起中越自卫还击战,我的父母仍然心有余悸。我们作为战争的幸运儿还好些,父母的伤痛只是一段时间的,可是我们牺牲战友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他们是一辈子的伤痛,有的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和亲人安葬在何处,连孩子和亲人最后一面也没有见着,真是心酸和不幸啊。但愿人类永远没有战争。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3936972_1.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3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