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兵七团王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78年入伍在南京军区,79年调昆明通信团参加对越作战,83年调工兵团参加老山作战.在老山19年月,89年转业.曾任电台台长,通信参谋,特务连连长.

网易考拉推荐
 
 

转:露营石缝那一夜  

2014-10-27 08:20:23|  分类: 战火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疲强撑与敌旋,夜幕寒袭黎明烟。


2月18日,我师拿下了天险“弄梅遂道”,又马不停踢地高速奔袭30多公里(有公路也有山路),再在4号公路上的515高地与越军进行了一场争夺战后,天色也已经暗淡下来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点多钟,接到上级命令:“越军已经组织了大批坦克部队,准备向我军反扑(后来证实此情报有误),要求各部队作好迎敌准备”。在这种情况下,极度疲劳的部队迅速组织就地构筑和恢复工事,坦克部队也进行了伪装和部分掩体工事。我连根据上级安排在515高地一侧的土山包上构筑发射阵地和单个掩体等工事,但由于我们炮兵并没有配备单个作业工具,只能以班为单位轮流作业,而我们连部兵和炊事班的人员根本就没有铲镐,连长就叫我们到阵地范围内找到合适的地形利用石块等修筑表面工事。就这样,我们在黑夜的掩护下,在附近寻找到一处突出的岩石作为工事的基础,又四处寻找一些石头和树枝等,连队首长也一起和我们六个兵将石岩周围进行了修筑和伪装,等连长到各班检查回来后,对我们开了一句玩笑:“今晚你们好好睡,明天大家好好跳,打退敌人一起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们连部的工事其实很简单,这堆岩石是由几块天然石头形成的一条石缝,缝内有的地方的斜度很大,有的地方是小块的平地,再加上我们用捡来的石头将东西向空缺的地方垒成一米高左右,就形成了一道可供人员隐蔽的地方,而几处天然的石缝中有的可以侧进供人员躺倒,一直到晚上11点多,连长就安排大家休息。我和翻译小向从个子上来讲是相对苗条的,那最里面的地盘就理所当然给了我俩,我几乎是爬到里面的,接着是卫生员在我边上,再出来一点就是文书和指导员,连长和其他干部就在露天的那一部分。当我进到里面后,一下就担心起来,晚上千万不要有想方便的冲动,那就是一个天大的麻烦。躺下以后,虽说是相当的疲倦,睡意也很浓,当从石缝的一个缺口处向天望去时,看到了夜色中的小块天空,一时的脑海里突然涌现了很多的念想,家乡的景物和亲人一会从眼前一闪而过,新兵时的训练也在时隐时现,特别是近两天的战斗生活,那些流血和躺倒了的战友,虽说都是不曾相识,但那红五星和红领章之间那一张张脸,却让思绪联系到了自己,这个时候才突然觉得战争会随时有人牺牲,也不知道今天的我们是不是明天活蹦的战友,隐隐的伤感让人感觉到了天空的寒意,随后又想到既然战斗会有流血和牺牲,光怕是没用的,想想这么多战友在一起,大家都是为了祖国而战,那层刚刚出现的怕意立即被一股无形的正义感所代替,就这样电影般似地从脑海里过虑掉,其实这种状态也只持续很短的时间,那睡意立马抢占了上峰,随着两旁的呼噜声音也就进入了周公世界。

不知什么时候,被人拉了一下衣服,猛然醒过来,一看是卫生员,而且大家都已经醒来,再看天空已经开始蒙蒙亮啦,我迅速地朝小向看去,小向还在甜睡,我立即将手伸向了小向的衣服,用劲一拉,这是我们通过两天后总结出来最为有效的防掉队的方法—就是一人负责一人的索链式的联络法。小向条件反射地想坐起来,可是头被顶到了石头上,不过还好,并没有伤着。当我完全清醒过来后,第一感觉就是两条腿已经失去了知觉,赶紧叫卫生员帮我,他又是拉又是揉,好不容易才感到有了麻木感,自己才慢慢爬了出来,又经过近半小时才基本恢复,而小向的一只大腿被一个石头顶了一个很大的紫印,痛得他眼泪只溢,而睡在外面的连队首长和其它战友们都是被露水淋了一晚,衣服大都成半湿状态,个个抖擞得厉害。这时,抽烟的就掏出烟来小心的用手半包住地吸,我也从卫生员手里接过一支,看了看烟上并没有牌子,再看卫生员手里的一包烟的包装上也是白盒子,没有一个字,这应该就是经过东溪时坦克战友给他的。再看有“一级烟民”之称的副指导员手里也有同样的烟在冒烟,我小声地问是不是我们国家出产的,他摇了摇头对我说:“小张,你也想学着抽烟?小孩子不要养成不良的习惯,到时要改就难的”。我笑了笑没有回答,但为了减轻身上的寒冷,还是从卫生员手里的烟上点燃了我人生中的第一只烟,并且,在那天抽了好几根,之后也就被吸烟族正式接纳为烟民。时至今日,我还后悔当时没有听从副指导员的劝导。

天彻底放亮了,眼看就到8点了(每部电台都配了一只电子闹钟),我和老朱用电台和主台进行预先规定的吹风联系,主台迅速吹风回复了我们,感觉联络正常后才放心坐了下来。慢慢观看周围,一看到处是我们的部队。在我们所在的高地下的公路两侧,所有坦克的前部分都是用树技伪装起来了,没有看到他们的一个人,应该是处于临战前的整装待发状态。周围的高地上也全是步兵,他们全部构筑了单兵掩体,有些在默默地擦枪,有的在给弹夹子弹,也还有的在加固工事进一步伪装的,看到了这种场景,使我想到了电影《上甘岭》,而这种场面在平时训练和演习中是看不到的,如果越军一旦进行反攻的话,虽说我们连队和周围所处之地不是前沿阵地(前面五公里以外有尖刀营),但步兵们的那种对待修筑工事的认真态度确实是让人敬佩的,比我们的工事修筑得要好得多。

一直等到9点多,也不见前面有枪声,就连我们的电台也毫无动静,一直没有呼叫倒是让大家更加不安。因为不知道敌人的动向,也不知道敌人的进攻规模。连长时不时地看手表,其它连队首长也一直在研究地图,预备着各种情况的出现。又过了一段时间,我们的电台听到了主台的呼叫:我迅速将“各部队迅速组织,继续前进”的翻译件给连长,连长看过之后迅速组织大家按行军队形出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