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兵七团王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78年入伍在南京军区,79年调昆明通信团参加对越作战,83年调工兵团参加老山作战.在老山19年月,89年转业.曾任电台台长,通信参谋,特务连连长.

网易考拉推荐
 
 

转:雨水中我们像泥塘里爬出来的泥鳅  

2014-10-28 08:29:41|  分类: 战火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汽车摇晃着向边境行驶,到了爱店的边缘,我们被警戒哨兵拦住了,坐在驾驶室的干部下车与对方交涉,意思是要警戒放行,让我们乘车进入爱店。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警戒哨没同意,让带车的干部到一边与驻守的干部交涉,其他人原地等候。

排长和我一起也跳下了车,我走上前,问那警戒的哨兵:“我们是师部的,你不知道么?为什么不让我们过去(执行任务)?……”我话没说完,排长拉着我的挎包带,使劲向后扯了一下,不让我说下去。

“他们是友军,接防我们阵地的部队,不认识我们。”排长低声对我说。

“噢!”我明白过来,昏暗的车灯下,我好奇的打量那负责警戒的战士,果然衣着整洁,不像我们这些兵,军装皱巴巴的,灰头土脸,个个身上散发着臭味。

“你们是接防的友军啊,是哪个部队啊?”我向那警戒哨兵搭讪。

“不知道!”那哨兵回答。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眼看自讨没趣,于是我故作紧张的对那哨兵说:“你这个哨位很不安全啊!越军特工队活动很厉害的,你在明处,敌人在暗处,很容易遭到袭击的!”看那哨兵神色紧张起来,我暗自得意:“等会你可要跟你的首长说说,把哨位安排隐蔽点……”

这时师部带队的干部与接防友军的一个干部走过来,带队干部挥手:“全部下车!”

我们全体下了车,跟着徒步通过爱店。一路上断断续续听到友军与师部的干部之间的交谈。“明天(中午)12点之前,阵地前的雷场布设完毕,所有(接防)部队完成防御作战准备……你们务必在规定时间返回……过了规定时间,任何人不得越境……谁也救不了你们……”友军的干部这样说着,师部带队的干部话不多只是“嗯…..嗯……”的答应着。

我们在友军干部的引导下,走向爱店东侧的一个小高地,高地的前沿,接防的部队正在紧张的构筑防御工事,远远近近到处都能听到构筑工事的嘈杂声,更远处不断有炮弹爆炸的声音传来。我们依序进入战壕,停了下来。这时,天空开始下起了细细的毛毛雨。排长与师带队干部过去与防守阵地的干部在一起,也不知他们要商量什么去了。趁着这段空隙,副班长来到我旁边问道:“班长,今晚什么具体任务啊?搞得那么神秘?”

“我也不是很清楚,排长刚才在车上说是接应390(高地)被越军打散了的38S团的步兵,但是接应步兵也用不上派师机关部干部带我们来啊,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行动前要问清楚,如果那师干部不说清楚,我觉得太危险,最好我们大家都表态,不要冒险去(390高地)。”

“这样不好吧?”副班长有些顾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情况不明,意图又不清……”我停下来,不再说下去。

“那等下就问问清楚?”

“如果会给我们交待清楚就好了,刚才我听那友军的干部说了,好像上面有命令,就地防御,不允许越境行动了。如果不明不白的要我们越境,那岂不是拿我们(8班)弟兄们的生命当儿戏!我不会叫全班的弟兄们不明情况就去冒险的!”

看见副班长不断点头,我突然想起:“那颗烟幕弹有没有交回连部?”

“没,没人问这事,白棒(发烟管)在我这,红棒(毒气管)还在你这里,想想留在我们这里会有用处,我也就没及时交回去。”副班长说着从挎包里掏出烟幕弹递给我。

接过烟幕弹在手中掂了掂,我掏出红棒一起交给副班长:“还是你拿着,还有这个红棒,一起放在你这里,这东西(烟幕弹)这次可能用得上,如果我们越境行动,情况危急摆脱不了(敌人)就用这个,把红棒插了,扔出去就往回跑。等会(儿)我给甑的(第二)小组交代,你给你的小组的同志都交代清楚,如果在行动中与敌遭遇,不管是谁(发现敌人),务必先敌开火,要狠一点,趁敌人没有摸清我们的虚实,你看好风向(施)放烟幕弹,放烟幕弹就是大家撤退的信号,还有,叫大家把防毒面具检查一遍,(施)放这东西(烟幕弹)遇到顺风不戴(防毒)面具会毒倒自己的。”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和副班长说着,排长过来了对我们说:“今晚大家就在这段战壕里隐蔽待命。天亮后行动。”

班里的战士纷纷把各自雨衣打开,穿在身上。我问排长:“我们要安排警戒哨么?”

“这里还不是最前沿,安排一个哨位就行了。”排长指着十来米开外的一个掩蔽部:“我就到那里,和师部的干部在一起,有事叫我。”说完,排长钻到掩蔽部里去了。

安排好哨位,回到自己的位置,和大家一样,顺着战壕坐了下去,低着头开始打盹。不一会,雨衣帽上的水开始滴嗒、滴嗒的滴落在胸前,很快的,胸前的雨衣上就积蓄了一小洼雨水,我用手从雨衣里往外一顶,一不小心雨水刷的一下全都流到自己脚上,不少水灌到了鞋子里,凉嗖嗖的,一下就把人激灵了。

“完了!完了!”旁边的解(正芹)低声嚷着。

“怎么回事?”我问。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水又漏了!裤裆全都湿了!完了!完了!”

“扑哧”一下,我笑了出来:“这是你自找的啊,叫你换一个套头的雨衣,你偏偏要中间开襟的。知道苦了吧?”

“中间开襟的雨衣(重量)轻一点,谁知道会从扣缝漏水……哎呀!又漏了!”解(正芹)又嚷嚷起来。

“好了,好啦!你过来,在我和大个(刘)中间挤着,我俩把雨衣拉开些给你挡一挡(雨),不要嚷嚷,影响大家睡觉。”

解(正芹)一听我这样说,立刻把一边大个(六刘)的雨衣掀起钻了进去,一边嘴里还说着:“大个,不是我要和你挤啊,是班长命令的哦!”

大个“耶、耶、耶”的叫道:“头钻进来,屁股不可以!”这句话引来大家一阵低声的哄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大个(刘)往我身边挤了挤说:“班长,反正不好睡,你给我们讲点故事吧?”

“你想听什么(故事)?”我问。

“说说你参加军区大比武的故事,比武跟我们打仗差不多吧?”

“差很远,打仗是生命极端危险,没那么辛苦;比武是平常的训练极端辛苦,生命的危险性小一点。”

“听说你练射击,子弹打得太多,枪都打坏两支,有这事么?”大个(刘)问。

“不是打坏,由于打的子弹太多,枪的膛线被磨损了,射出去的子弹发飘,远一点的距离,射击的精度就低了,这样会影响成绩,所以换枪。也就换过一支(枪),谁乱吹(牛)说我‘打坏两支枪’嗯?”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解(正芹)从大个(刘)的雨衣里探出头:“副班长说的,我们新兵刚分到班里,我问副班长,为什么他是(76年)的老兵当副班长,而你比他晚参军就当了班长,副班长就说你参加比武,从师团一直打到军区,(侦察兵)专业技术比他强,‘练射击,光冲锋枪就打坏了两支,’就这么说的。”

“哎,班长,你说极端辛苦是怎么个苦法?”大个(刘)插话。

“这样说吧,白天要完成规定的训练科目,夜间规定的训练的科目更多,那么要强过别人,就看各自怎么‘开小灶’训练了,我每天逼着自己在睡觉前把‘三功两拳’(臂功、腿功、倒功;捕俘拳、捕俘刀)练一遍;再把单双杠1-6个练习做完,而后脚不着地的抓绳上下三次,双臂抓竿上下三遍;然后用双臂夹着100斤重的沙包在操场走一圈,拧20个来回的千斤棒,蹲马步推砖1000下,;找个墙柱子,双臂双腿夹着柱子悬在那里,一直到夹不住了掉下来为止。熄灯号响了,回到自己的铺位,把脚搁在床铺上,头朝下做100个俯卧撑,先是用巴掌撑,练到后来就用五个手指撑,再后来就用 三个手指、如果感觉还有力量,就在背上放砖块;做完这些,上床,躺在床上做仰卧起坐100个,做完还有力气,就把脚伸直,不上不下的悬着,练腹力,悬到没力气支撑,双脚‘嘭’的落在床板上,人就昏睡了过去。”

“啧、啧、啧……练这些有用么?”解(正芹)表示惊叹又不解的问。

“很重要,侦察兵的捕俘技术,集中了(中国)武术中擒拿的精华小手,这些动作需要力量作为最基本的支撑,如果没有力量,你动作再准、再怎么好看—那都是花拳绣腿,没用的。”我直了直身子,把雨衣上的积水泼到战壕壁上:“比如说吧,人体的要害部位有很多,打击这些要害部位,一般需要25公斤以上的力量才有可能使对方丧失抵抗能力甚至可以置对手于死地,如果你打击的力度不够,就是击中了对方的要害,也无济于事,在格斗中不能一招制敌,就等于把自己的性命交给对手了。”

“我们可以开枪啊!”解(正芹)说。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开枪?我们捕俘是是要活的,抓俘虏不是叫你去背尸体!所以我们的捕俘行动是用拳、用脚、用匕首……现在跟你们讲这些太吃力了。”

“噢、噢、”解(正芹)应着我的话,又钻进大个(刘)的雨衣里:“大个的腿当枕头,好舒服哦!”

大个(刘)用雨衣捂住解(正芹)的脸:“这样更舒服!”把解(正芹)捂得两腿乱蹬。

我一把拉开大个的手:“别闹,睡一睡,天亮了要执行任务!”


这一夜,雨下下停停,停停下下。天亮时我们彼此发现,一个个都像泥塘里爬出来的泥鳅。

友军的干部过来,说他们的炊事班给我们准备了早饭。在防御阵地后面,我们每个人分到了一茶缸白米饭,菜很少,狼吞虎咽之后,大家开始检查武器。排长过来,说师部的干部就留在我方防御阵地,不和我们一起越境行动。然后排长把大家叫过来围在一起布置:“越境深入之后,听我(排长)指挥,由八班副带第三小组在前方交替掩护,搜索前进,我(排长)带着第二小组在中间,八班长带着第一小组在后面隐蔽前行,各小组之间保持的距离以相互能看见为准,如果遭遇敌人,八班长带领的第一小组根据战场情况灵活处置,务必保证掩护前面两个小组快速撤出战斗。”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一切布置完毕,在排长带领下,我们越过防守阵地,沿着公路左侧向390高地方向运动过去。……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