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兵七团王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78年入伍在南京军区,79年调昆明通信团参加对越作战,83年调工兵团参加老山作战.在老山19年月,89年转业.曾任电台台长,通信参谋,特务连连长.

网易考拉推荐
 
 

转:从猫耳洞到高级宾馆  

2015-02-16 09:07:31|  分类: 昔日战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们形容条件反差极大时往往用天壤之别来比较,从小就饱受饥寒的我似乎对外界艰苦的反应很迟钝,在老山前线猫耳洞的那些日子里,虽然一丝不挂如同野人,但想到自己是个军人,牺牲和奉献是自己的本职,心中还是很坦然。不夸张的说,尽管有些紧张和恐惧,但真的无怨无悔。

       然而,突然从猫耳洞到高级宾馆住的第一个晚上,巨大的反差让我和同住的一等功臣,老山前线神枪手刘宏民恐慌的傻态百出……

      那是1986年夏季的一天,正在那拉口208团指挥所阵地整理英雄材料的我突然接到领导的指示,让我赶快准备一下,等6连班长刘宏民从左六阵地下来立即动身去兰州参加甘肃省共青团代表会议。刘宏民是我老连队的班长,当然我十分熟悉,他用阻击步枪杀敌18名,被誉为老山神枪手的材料初稿还是我整理的。由于去参加这次会议火车要从我家门前经过,我可以再看看故乡的兴奋之情让我对去参加这次会议的情况不敢再多问,我怕自己抑制不住的激动心情被领导和战友们看出来,也担心如此美好的机会转瞬即逝。股长和主任在反复叮嘱着我要注意的事项,我嘴上在“嗯、嗯”的答应着,其实只记住了“开完会,马上赶回来”。


                     转:从猫耳洞到高级宾馆 - wdt13815669115 - 工兵七团王的博客 
               我和刘宏民(左一)给代表介绍前线战斗情况

        我能参加这次会议,不是我有什么英雄壮举,而是因为我是甘肃人。在我团甘肃籍机关干部中我在一线猫耳洞中住的时间最长,跑的阵地最多,对猫耳洞情况比较熟悉,对英雄事迹也比较了解。领导是想利用这个机会让给后方亲人介绍前线情况吧。

       下午,刘宏民来报到后,团首长派车把我们两个送到麻栗坡后,我在团财务股预借了几百元钱后,就昼夜兼程,从麻栗坡到文山,再到昆明,没有顾上看一眼昆明繁华的大街,没顾上欣赏昆明美丽的风景(确切的说是在猫耳洞极具疲乏的身体经过长途旅途的奔波,已经精疲力尽了),就坐上最早去兰州的列车出发了。临行前,我给自己正热恋的女友发了一个电报:“X日X时X分在武山车站接XXX车见面”。为节约电报费,我也没有署名。

         感谢那位列车长在知道我们是刚从猫耳洞下来后,给我们两个调剂了两个卧铺,让我们有了上阵地以后两个多月来第一次能伸直腰腿的睡觉。摇晃的列车上睡觉,竟然是如此的享受,如此的美妙,如此的幸福,我有一种躺在妈妈怀抱中的温暖。不知不觉,我们全进入了梦乡……

       紧张了很长时间的神经一旦放松,瞌睡就充满了身心。一路上,我们除了吃饭外,几乎全在睡觉,偶尔聊几句,还是担心阵地上战斗的战友的安危。不时有人给我们投来异样的目光,我们就根本没有想到是我们身上几个月没有洗澡的汗臭味道给他人带来了不适,直到一位天真的小朋友说“那两个叔叔是臭叔叔”后,我们才恍然大悟……

         长时间的猫耳洞生活让我们也发“霉”了,自己“臭味相投”没有什么感觉,也习以为常了。“对不起,让大家受委屈了······”,我虽然夸张的笑着给人们道歉,心中其实十分酸楚。

       车过秦岭,再跨宝鸡,就到天水了。我家乡武山就要到了,我的情绪突然兴奋起来。坐在窗口,我目不转睛的盯着故乡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似乎想把它刻在心中。列车经过我的村庄时,我激动的对刘宏民说:“快看,我们村……”,如果不是怕人们骂我是“神经病”,我会大声的喊叫起来。爸爸,你身体好吗?妈妈,你还那么忙吗?弟妹们,你们懂事了吗?乡亲们,我想念你们!······

       再次看到故乡的激动让我热泪盈眶,鼻子一酸,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车到武山,停留了短暂的5分钟,没有想到爸爸、妈妈、弟妹们和恋人及她的父母全在车站来看望我,我是多么的激动呀,眼泪抑制不住的要往外流,但为了不让亲人们看到,我极力控制住了,但一声“爸爸、妈妈”也叫不出来,只好站在车门口对他们傻笑着,傻笑着。弟妹们眼泪满面的喊着“哥哥、哥哥”,被爸爸骂到:“你们怎么是这样,让你哥说话嘛。”其实爸爸是怕让妈妈感觉出来我有什么情况。全家人给妈妈还隐瞒我上战场的事情,当然我也不知道全家人给我也隐瞒着爸爸自我上前线后操劳过度,瘫痪在家已经几个月,此时是被弟弟背到车站,是强打精神站在我面前的。

        短暂的相聚让我是那么幸福,那么的满足,想到前线的战友千千万万,我却如此幸运,心中产生了一种特别的愧疚。

                           转:从猫耳洞到高级宾馆 - wdt13815669115 - 工兵七团王的博客 

                     我和刘宏民应邀给中央讲师团去做报告时留影

        到达兰州时,我们来到著名的兰州饭店报到。前线来的代表报到受到极其热情的接待,我们被安排到一间高档房间。送走前来看望的团省委的领导,我们两个才有机会仔细大量房间的陈设,两张传说中的席梦思床、彩色电视、空调、洗澡间、地毯、沙发等,这些在现在看来一般饭店都有的摆设,让我们两个刚从猫耳洞来的人感到是那么的豪华,那么新奇,有一种进了天堂般的梦幻。

       “排长,咱们住这里能行吗?”显然,在阵地上坚守在距敌人只有十几米远的猫耳洞的刘宏民心理还无法适应前两天还在阴暗潮湿的猫耳洞,如同野人一般生活,此时却要住着高级宾馆房间的现实。

        其实我也有一种从地狱到天堂的感觉,但听到他的问话,还是瞪了他一眼,意思是你杀了18个敌人都没有疑问,咋住个高级房间就有这么多的问题。

        “我是怕把人家的床搞脏了。”刘宏民解释着。

        是啊,我们走的匆忙,没有换一身干净的衣服,没有来得及洗一个澡,我满脸的胡须更让自己显得是那么窝囊。身上的污垢污染列车上的人们,再不能污染房间了,就急忙去洗澡间打扫身体,相互搓了好几遍,搓的皮肤发红、发疼,心中才坦然了一点。我这才从刘宏民口中知道我被猫耳洞塌方砸伤腰还留下了一个伤疤。

       你一定想象不到我这巨大的反差还是让我们感到不适应,我们还是不忍心住在这么高级的床上,担心自己烂裆、烂腿流出的脏水污染了被褥,万一被服务员传出去就玷污了老山将士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荣誉。临睡前,不约而同的没有睡到席梦思床上去,相拥着躺在了地毯上面······

       这一夜,我们其实睡的很不安,究竟是什么原因,我至今说不明白。

       没有想到,晚我们一天到达的61师代表比我们还“狼狈”,他下阵地连鞋都没有来得及换,报到时还穿着下阵地时穿的高腰雨鞋,三伏天穿着到膝盖的高腰雨鞋从南疆的老山前线到北国的兰州,一路上的“傻样”一定比我们有过之而无不及吧。

                  转:从猫耳洞到高级宾馆 - wdt13815669115 - 工兵七团王的博客 
             与部分代表合影留念(左三为61师代表)
       ……

       由于我们报到时已经是会议后期了,我们和61师的代表没有机会和时间交流就匆匆告别了,除了一起有张合影外就不知道他的任何信息。祝福他幸福平安。

        猫耳洞人最大的幸福是祖国安宁和人民的幸福,猫耳洞人最大的快乐是亲人平安和家乡富裕,猫耳洞人最期待幸运凯旋,生命延续。战友们,我说的对吗?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