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兵七团王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78年入伍在南京军区,79年调昆明通信团参加对越作战,83年调工兵团参加老山作战.在老山19年月,89年转业.曾任电台台长,通信参谋,特务连连长.

网易考拉推荐
 
 

[转帖] 火热的军营——我的野战经历  

2015-03-06 08:47:51|  分类: 军营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到陆军版上很多战友写出自己的军旅生活,心血来潮我也想说说自己火热的军营生活。 
谁说改革开放富裕地区的青年没的理想,没有爱国热情? 
我和同处于沿海地带的经济较发达地区的老乡们,就立志报国从军,从经济发达地区应招来到大西南,进入到某野战部队服役。 
经过几天火车、汽车的拉力运输,我们来自广东的数百名新兵终于到达服役的军营。 
我们到达的时节是冬天,这里的天气和广东有着区别,早上一般是雾蒙蒙的,气温也不太冷,我们年轻也不觉得有较大的差异。 
和全军的新兵一样,我们到达军营后,就进行了严格的军事训练,目的就是要把我们从一个地方青年培养教育成一个合格的军人。 
刚进军营,对部队还保持着一种神秘感和敬畏感,我所在的部队是野战军,是全训团队,在对我们新兵进行部队传统教育时,我们知道了我们团队的光荣历史:组建于解放战争后期,进军西南时驻守在本地区,但不久即奉中央军委之命进军西藏,为和平解放西藏、保卫祖国的大西南这只部队在艰苦的西藏地区驻守了很长的时间。在西藏当地有着较好的口碑和威力,听老兵们说,西藏要是有问题,只要我们部队一拉上去,那些捣蛋份子立马抱头鼠窜,可见当年我们部队驻守在西藏时还是打出了威风的。 
后来部队奉军委之命与兄弟部队换防回川,不仅驻地换了,连番号一起都换了,这就让外界不知内情的朋友们误会我们是起义部队(与我们换番号的原来是云南部队,在东北战场起义)直到今天仍然有许多军迷朋友都还认为我们是东北起义的那只部队,其实,我们是根正苗红的二野部队,从组建到进军西南,再进军西藏,到回防内地,都是整建制的部队,没有改变或重组过。 
我们部队还有着无比的荣誉,我们团是被中央军委授予的全军惟一的《群众工作模范团》荣誉称号的团级单位,在团的荣誉室里陈列着这面光荣的锦旗。 
同时,作为野战军,我们部队参加了62年的中印边境自卫还击作战,打出了一个中央军委授予的荣誉集体:“阳廷安班”,在79年的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我们部队也是打出了威风,打出了气概,涌现出了很多英雄个人和先进集体。前辈们的英雄事迹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军人们,更增加了我们新兵们的荣誉感和自豪感。 
连长对我们说,我们部队是中央军委确定的西南方向的战备值班部队,我们是野战全训团队,我们随时要做好临战准备,随时听从命令开赴祖国需要的地方进行战斗。 
连长的话让我们新兵们听得热血佛腾。在这个和平年代,还有这样血性的部队,还有这样的机会,真是三生有幸啊。作为年轻一代的军人,谁不想能有机会为国出力呢,谁不想能有机会证明自己的忠诚和坚强呢。 
连长因势利导指出,要当一个合格和野战军人,就是要全力的投入到各项军事训练中去,要有吃苦耐劳品质和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只有学好了本领才能在今后的军事斗争中为祖国出力,才能把前辈们取得的荣誉发扬光大。 
于是,我们全体新兵们,用十倍的热情,百倍的努力,从立正、稍息学起,从基本的班战术学起,投入到了紧张的军事训练中去。 
家里来信了,询问我在西南适应不?条件艰苦不,生活过得惯不,我理解家里亲人们的担心,必竟我是从南方沿海地区到了一个全新的地区,由于历史的原因在我们老广眼里,西南就是个落后和贫困的地区,然而,我回信给家乡的亲人们,说我们部队驻地很好,是在一个大平坝区,并不在山区,营区外就是一条大江,驻地物产丰富,民众民风朴实无华,对我们军人很友好。
确实,我们的驻地是在一个平坝上,周长几公里的地盘,一个团驻也是很宽大很富裕的了,在营区,每个连队都有一块副业地,我们利用训练外的业余时间,各班种植了各种各样的蔬菜,驻地天气和水份均很适合,各种蔬菜都能生长,每年旺季我们营区自己种的蔬菜吃都吃不完,连队还养了猪,食堂的泔水就用来喂养生猪,十多头自养的猪就成了我们连队会餐的美食。好不快活。 
我们的营区是五十年代由前苏联专家帮助设计建设的,当初的计划是建一个战备机场,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没有进驻飞机,我们部队换防后就分配到这里驻军,说实话,这个营区真的很大很好,一条宽十五米的大道从营区直穿而过,正门是交通要道,大马路,副门外边就是很宽大的河坝地带,我们团的训练场和靶场就在河坝子上,前辈们用双手从江边的河滩上拣起石头垒起一条高近二十米高,百米长的石块大坝,作为我们的靶场,而靶场后就是大江,数百米的宽度,江对面也是坝区,当地老百姓正常的生产和生活,根本不影响。 
我们的队列就在营区进行训练,而战术和野战科目大都在河坝里的场地进行,因为我们团共用一个靶场,所以,一年四季我们部队都是枪声不断,野战军的训练水平要比普通部队的强度要大得多,光是实弹射击一年就要搞很多次,除了连队搞的基础训练外,每季度营里要组织考核,每半年团里要组织验收。每年师里还要拉动到军区的大演习基地进行比武,每年还不定期的要进行整团拉动机动到数百公里远的高原地区进行环境生存演练和训练。所以,在这个野战部队服役,那是天天的神经都是崩得紧紧的,用我们连长的话来说,那就是要随时作好上战场的准备工作。 
训练之余,我们部队还组织人员帮驻地附近的老百姓生产劳动,因为我们团是群众工作模范团啊,所以,和驻地的县上的关系很融洽,驻地有重大的建设话动,我们部队总是出动人员或车辆给予支持和帮助,而每年驻地的政府都会组织各单位来驻地慰问我们,送来水牛或食品作为慰问品,军地关系非常的好。 
我们部队的一些连营级军官转业后,有些家乡条件不好的就留在了驻地就业,一般都是安排到国营单位或是县里的机关工作。这在安置转业干部老大难的情况下,是难能可贵的。 
紧张的军训也很有意思,冬天我们练目标观察时,排长把我们带出营区,在一片片甘蔗地里藏匿着,然后选择一远方目标就练习起来,外面路上的行人常常听到甘蔗地里会发出南腔北调的声音:“目标正前方,距离500米。”不过驻地周边的老百姓都习惯成自然了,感到吃惊的是那些路过的群众。 
还有就是靶场的训练,练第一练习和第二练习时,百多人就趴在河坝头,练瞄准基本功,远处工兵连的兄弟在练埋地雷和排雷,一到周末靶场就会有许多小男孩来看我们训练,要是实弹射击就得派人看管这些孩子以免出事故。在重机枪阵地边上,这些小子毫无情惧色地看着,学着我们的重机枪手的射击动作。 
在冬天收获后的甘蔗地里,时常可以看到班长带着一两个兵在开小灶,加量训练,可以看到松软的河沙地里我们战友在苦练着军事技能。 
虽然军营军训生活也过去几年了,但那火热的军营军训生活时常的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