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兵七团王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78年入伍在南京军区,79年调昆明通信团参加对越作战,83年调工兵团参加老山作战.在老山19年月,89年转业.曾任电台台长,通信参谋,特务连连长.

网易考拉推荐
 
 

缅怀“孤胆英雄”李德贵  

2015-04-20 08:15:04|  分类: 战火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缅怀“孤胆英雄”李德贵

董连辉

30年前,李德贵虎胆铁骑捣敌阵,献出宝贵生命;30年后,在烈士家乡的存放着烈士遗物的骨灰堂旁,有人坦然地随地大小便,烈士纪念碑、骨灰堂破损无人过问,地下英灵岂能安息,良知何在?烈士无语,英雄寂寞,良知无法沉默。时光流逝,世事沧桑,硝烟散去,难道可以成为我们遗忘的理由?!

7年前清明节期间,笔者拜访李德贵烈士父亲李宝森老人,老人郑重将“德贵的一生”有关资料交给我,看得出老人内心深处苍凉感。为了烈士父亲的信任,我一直珍藏着,即便在自己卧室暖气漏水损坏很多书籍情况下,也没有损坏这本册子一页资料,因为,我知道,这是老人唯一可以寄托的东西,于我来讲是一种沉甸甸责任。珍藏是为了更好宣传出去,记得当时我向老人承诺要好好写写烈士事迹,让更多人铭记这笔精神财富。遗憾的是,一直未能如愿。7年来,我始终在寻找报道由头与方式,但新闻追求的是轰动效应的,是强调现实的,即便自己写了,没有地方发表。适逢对越自卫还击战30周年、建国60周年之际,自己策划了一组怀念廊坊英烈的文章,以纪实文学方式发表,但谨慎的党报编辑认为时过境迁,涉及自卫还击战的文章不宜发表。

不管怎样,30年前的血与火都应该铭记,英烈应该永远受到尊重和纪念,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因为历史不容忘记,每个牺牲者都是不朽的,这是民族的精神财富。我现在不知道李德贵烈士家属可安好,工作再繁忙,也须写写纪念李德贵烈士的文章了,为了一位老人的信任,为了一份责任……



李德贵简介:





李德贵: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坦克团三营七连连长(53558部队77分队),廊坊市安次县人,1950年2月19日出生,1970年毕业安次大王务中学,1971年1月入伍,1971年12月入党,历任炮长、车长、排长、连长职务。1979年2月19日,在对越自卫还击战围歼同登之中壮烈牺牲,年仅28岁。

李德贵牺牲后葬于广西省宁明县张龙公庄火车站小山旁,烈士部分遗物存于廊坊市烈士陵园骨灰堂内。李德贵牺牲后,部队党委给其追记“自卫反击、保卫边疆”一等功;广西边防部队党委追授“孤胆英雄称号”;民政部追认为烈士;中央军委追授为“战斗英雄”称号。

英雄定格28岁:“向我开炮……”



“向侵略者讨还血债的时候到了!”边防部队某部坦克七连连长李德贵接受掩护步兵歼灭某高地敌军任务后,复仇怒火在胸中燃烧,他带领四辆坦克像暴怒的雄狮,向敌人阵地扑去……

1979年2月17日上午六点四十分,七连除一台外,全部坦克在松树山附近陷车。落日淹没于群山之中,四周大炮轰鸣。李德贵立即组织全连进行自救互助。706号车首救上来,他随即上去指挥,占领了松树山南侧无名高地,向敌480高地射击摧毁了敌威胁我步兵前进的高射机枪平射火力点一个,并用猛烈的炮火支援步兵前进。

我步兵占领480高地后,706号车下山时陷在一个险要地形上,进退不得。下午一点钟左右,710号车自救出来,他又亲自组织710号车在险要地形上拖救其它坦克,仅用一个多小时,就拖出701、704、706三台坦克,开至友谊关待命。下午5点半,李德贵奉命率领救出的四台坦克,从友谊关出发,到波保与步兵协同攻打探某。敌探某阵地,有10多个山头工事,是敌人同登地区防御体系最坚固,负隅顽抗最猖獗的火力支承点之一。到达波保后,四周一片漆黑,原定搭载的步兵没有到达指定位置,与上级也失去了联络。他当机立断,召集排长开了短暂的“诸葛亮会”,并坚决地说:“虽然与上级联络中断,战斗任务一定完成,就是剩下一台车一个人也要按时插到目的地”。会后,李德贵指挥坦克在波保附近连找三圈,找到步兵487团六连副连长朱延青,就请他背上步谈机坐在坦克上引路,直插探某。

一路上,道路弯曲狭窄,敌人的炮火及防坦克火器密集地袭来,李德贵边打边插,灵活机动地指挥驾驶员许森避开敌数发火箭弹,利用地形高速前进,闯过了敌人设置的三道石头障碍,冲过了布雷区和两座小木桥,顺利地插到探某。激战中,闯进了敌炮兵指挥所,他立即指挥各车集火向有灯光的地方射击,命令驾驶员许森开车大胆冲撞,“轰隆隆!”坦克发出愤怒吼声,在敌人炮兵阵地上横冲直撞,敌人有的还没有来得及反映过来就瞬间见了阎王,有的吓得从山头往下跳,弄得腰折腿断。就这样,这个炮阵地敌人被打得死伤大半,敌一辆指挥小车、两辆卡车全报废了。这时,李德贵又与其他三辆坦克的同志失去联络,单车冲上了那敏南侧高地的敌混合炮兵阵地。为了不暴露目标,出敌不意消灭敌人,他果断命令炮手停止打高射机枪,命令全车关闭一切灯光,令驾驶员开足马力用坦克碾压敌人。他指挥坦克纵横驰骋,见了汽车就撞,见了火炮就压,见了鬼子就碾,打得敌人鬼哭狼嚎,魂飞丧胆。很快,摧毁了敌人的一个厨房、两门高炮、两挺高机枪、三辆卡车……

李德贵撤离阵地回公路时,其它三辆坦克闻讯赶来。突然,另一高地守敌发现四辆坦克一起,开始疯狂射击,李德贵组织火力还击,尔后,他接到上级迅速撤退的命令,于是,李德贵指挥所有坦克,突出重围,于1979年2月18日早晨六点15分胜利返回友谊关。当天早晨六点半,李德贵又奉命出击,完成占领公安屯南侧无名高地,掩护伤员撤退任务。

1979年2月19日下午,李德贵接受两次出击,攻打探某附近高地顽敌任务。出发前,李德贵将身上的钱包交给了周副团长,表示自己不完成任务决不下战场的坚强决心。由于战前脑震荡还没有痊愈,加上连续几天战斗,他头昏眼花不想吃饭,喉咙发疼,声音沙哑,医生给他的药还未来得及吃,就带领全连车长到前沿察看地形敌情,选择道路,研究打法。当他原在的710号车电台收信部分不好时,为了保障战时指挥,他领着全车乘员与705号乘员对换,做好一切战斗准备工作。

当天下午5点半,李德贵指挥702、701、709、705号车,又一次冲入敌阵。同登、探某残敌负隅顽抗,反坦克火炮及各种反坦克火器疯狂反扑,战斗十分激烈。冲过同登火车站后,李德贵机智指挥,利用一个房角,露出炮管,向白天侦察出来的敌火力点准确猛烈射击。炮栓出了故障,他亲自迅速排除,使坦克继续开炮。到达探某时,前后左右的山头都是敌人制控,我步兵没有跟上来,710号车迷失方向,702号车中弹,只有709号车跟在李德贵的指挥车后边,当时电台声音沙哑,发不出话,李德贵就露头用手示指挥709号车。晚上7点多钟,李德贵车上的炮弹打完了,他就指挥驾驶员像前次那样用坦克冲撞压敌人,当冲到敌环形防御核心阵地时,车辆陷入稻田地,田埂挡住了前进道路,连续冲了三次冲不上去,坦克往下滑,敌人惊慌失措,各种武器一起打来,李德贵毫无惧色,一边请求步炮支援,一边命令全车战士拿出冲锋枪、手榴弹等轻武器与敌人战斗。当炮手露出身体打高射机枪牺牲时,他悲痛地说:“同志们,我们几个人,活要活在一起,死要死在一起,只要还有一个人就要坚持到底!”最后,他用沙哑的声音向指挥所大声呼喊:“敌人把我们包围了,向我开炮!向我开炮……!!!”不幸,一发炮弹落在坦克炮塔左边,李德贵左胸中弹,壮烈牺牲在自己战斗岗位上……这天,正是李德贵公历28岁的生日。

李德贵单车扫群寇为步兵攻克同登创造有利条件。坦克七连在围歼同登之敌的战斗中,李德贵身先士卒,深入重围,临危不惧,沉着果断,正确指挥。他先后两次换乘指挥,两次单车探某敌阵,重创越军,威震敌胆,直到最后弹尽车毁,壮烈牺牲。实践了他生前写下的“头可断,血可流,祖国寸土逝不丢,只要一声党召唤,甘洒热血写春秋”的钢铁誓言。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