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兵七团王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78年入伍在南京军区,79年调昆明通信团参加对越作战,83年调工兵团参加老山作战.在老山19年月,89年转业.曾任电台台长,通信参谋,特务连连长.

网易考拉推荐
 
 

转:老山,战士心中永远的圣地  

2015-04-24 08:38:08|  分类: 战火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节前两天,接盛日春战友电话通知,约我等在大年初四重返老山。
        老山,让我魂牵梦绕的红土地。那里留下了我们最宝贵的青春年华,留下了我们的热血和汗水,留下我们为国捐躯的战友兄弟。能重返老山,再回到那片红土地上,走一走,看一看,是我们每一个从老山走下来的战友,一生中最大的心愿。
        事发突然,为不耽误老山之行,赶紧把单位和家里的事安排处理好,终于在初三晚上赶到杭州,怀着兴奋和迫切的心情踏上了老山之行的旅程。
        由于飞机晚点,到达昆明机场时已是下午一点半钟。走出机场就见到“军魂网”云南分部的李明及其他几个昆明老兵,早就等待在那里。“天下战友是一家”,虽第一次相见,却全无陌生之感。另还有一女士,气度不凡。听介绍是我们“老山兰论坛”的“魂落老山”。在兰中可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说过,呵呵,也是这阵子上兰时间少了,咱这错误犯得可有点大。不过能在此次老山之行中,有咱老山兰的兰友同行,甚感亲切和欣慰。
        在飞机上就听盛日春说,这次活动是“军魂网”组织,所有的行程均有安排。按计划初五一早,印有“铭记历史,创新未来”、“怀念战友——麻粟坡老山之行”醒目标志的3辆小汽车组成的车队,分外引人注目(“军魂网”云南分部的准备工作之充分由此可见一斑),分载着我们8人(昆明战友李明夫妇、李超战友及女儿、魂落老山、耳朵、亚楠和我)向麻粟坡县进发。沿途不断有战友加入其中,其中包括12军36师的石文定战友及女儿,还有118团攻打老山的4位战友以及2位当时支前的民工,到达麻粟坡时已近20人。
        初六一早我们就来到麻粟坡烈士陵园,在当地爱心人士梦飘零的陪同下,向革命烈士纪念碑敬献花圈,为我们的兄弟烧纸焚香,拜祭牺牲在中越边境上的英雄。
        亲爱的战友,我来看你们了!
        放眼望去,山坡上那一排排一列列整齐排列的墓碑扑面而来的,如同一队队执枪而立的士兵,依然守卫着祖国的南疆。我的心为之颤抖,为之震撼,为之心酸。这么多,这么多年轻而又鲜活的生命,永远地停留在十九、二十岁,参军时那不经意的辞别竟成为与亲人的永别,永远、永远地不能回到家乡。这里是年轻英魂长眠的家园。
        亲爱的战友,你们在这里安息了,但家中的亲人却无一日不在思念着你们;部队凯旋了,你却无声无息,千里迢迢的亲人不知去哪里找寻你身影;年迈的双亲多么想在临死前能去看看心爱的儿子,用最后的一点气力,为你拔去坟前的荒草,再亲亲你的额头。
        你们走了,走得如此潇洒。你们走了,走得如此悲壮。你们走了,走得义无返顾,你们的名字镌刻在冰冷的大理石上,却在战友滚烫火热的心中永恒……
        多么想为你倒上一杯酒,重现当年的战友情深;多么想为你点燃一支烟,听你诉说别后离情;可阴阳相隔让我们之间充满了多少的无奈,只能任凭泪水在脸上无声的划落。
        亲爱的兄弟,安息吧!虽然你的身下是冰冷的土地,但战友们火热的心将永远陪伴着你!你们的人生短暂而壮美,伟大而崇高,应该让所有的人为之仰视!
        再见了,亲爱的战友,安息吧!也许我再也不会来到这里,但无限的缅怀和敬意将在我的心中永存!
        走出烈士陵园,车队继续向老山开进。越近老山,我的心情也越发的激动和迫切,现在老山会变成什么样呢?车队开进途中已全然没有了当初上老山时的癫坡和心中的感觉。一路上四处张望,希望能寻找到昔日的记忆。
        沿路登上老山主峰,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由然而生。老山上依然云雾缭绕,飘忽不定,依然充满着野草的青香。过去上山的小道已不再见到,记忆中的小坪寨早已变了模样。替而代之的是可直通汽车的大路,整齐的军营,特意修建的战争遗址和高高耸立在老山主峰的“老山精神万岁”纪念碑。再也听不到那隆隆的炮声,战争的痕迹已荡然无存,一切显得那样的寂静和安详。
        老山,我回来了!我张开双臂,闭上双眼,大口大口地贪婪地呼吸着潮湿的空气,依稀拥抱住逝去的岁月,依稀又回到了昔日的战场。二十多年前的血气方刚又重回身躯,仿佛又听到了吹响的军号,仿佛又听到了那隆隆的炮声,一幕幕战时的场景呈现在眼前。虽然大雾遮住了我的视线,但老山主峰通往前沿阵地的一条条小道仿佛依然可见。“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的情景仿佛就在眼前,仍然让我心酸。手扶界碑望去,昔日奋死守卫的土地,现在已不能重新踏上,心中又充满着一种无奈。面对牺牲在眼前的战友,只能默默为他擦洗身上的血迹,心中又感疼痛。战争,该死的战争,让多少母亲失去了儿子,让多少家庭至今承受着失去亲人的痛苦。我们是战争的幸存者,牺牲的烈士正是为了我们而献出了年轻的生命,他们是替我们而死。我们这些活下来的战友,应该为而且是必须为烈士和烈士的亲人多做一些有益之事,已慰烈士的在天之灵,抚慰烈士亲人至今仍在滴血的心。这样,我们在半夜醒来时才不会感到心中不安。
        从老山主峰下来时,突然看到一段竹子铺就的小道,也只三、四米长,正是我们原来在上面时修建的。啊,终于找到了记忆中的老山,心中顿感亲切。赶忙和盛日春、亚楠上去拍照留念。也许是兴奋过度,下来时耳朵脚下没踩稳,差点儿摔个大跟斗。呵呵,也就是他身体还算骄健,换成我可能会摔得够呛,骨头不摔断就算是轻的。
        别了老山,曾经腥风血雨、硝烟弥漫的战场;别了老山,老山战士心中永远的圣地;别了老山,无数热血男儿继续会为你无悔地奉献青春,五星红旗将永远在你的上空高高飘扬!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