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兵七团王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78年入伍在南京军区,79年调昆明通信团参加对越作战,83年调工兵团参加老山作战.在老山19年月,89年转业.曾任电台台长,通信参谋,特务连连长.

网易考拉推荐
 
 

转: 指挥所里的惨叫声  

2015-04-27 08:29:12|  分类: 战火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从前线撤回到龙州以后,驻扎在一个农场的小山坡上。坡上零星地种植着一些小叶桉树和山花李树,树丛中全是坟堆。指挥所开设在坡顶上,有线班住在指挥所旁边,指挥排其他同志住在半山腰的席棚子里,我们对面的山洼里是龙州的一个弹药库。那时虽说是部队撤回了龙州,但每天的敌情仍然不断,几乎每天都会接到团指挥所的“各单位请注意,最近有一股越南特工小分队在我区范围内活动,请提高警惕,严防敌人偷袭和破坏”的敌情通报,因此,我们时刻准备战斗的弦还是绷得紧紧的。   
      3月18日晚,轮到我和同班战士熊耀虎站第一班岗。说来也怪,平时站岗都是他站宿营地,我站指挥所,这天晚上,他却提出了想和我换一下,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那天夜里,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阴雨中满山的磷火飞来飘去,让人觉得瘆的慌,偶尔间一只野猫什么的突然蹿一下,让你不禁汗毛倒竖吓一跳。估计快到换岗时间了,我回到排房用手电一照闹钟,11点还差5分钟(第一班岗一个半小时),我回到哨位,心想总算可以平安交岗了。就在这时,山顶指挥所突然传来一阵惨叫声,夜深人静,那声音叫的让人起鸡皮、竖头发,紧接着就听见一梭子子弹射出的枪声。有情况,我的大脑神经一下子绷的紧紧的,几乎就在一瞬间,我迅速地将子弹上膛,端着枪,猫着腰向指挥所跑去。就在我快到山顶时,突然听到有线班副班长管秀顺叫大家不要慌,不要开灯的声音,他的话提醒了我,我赶紧隐蔽在一个小土包后面,瞪大眼睛搜索判断眼前的情况。过了一会儿,标图班长张杰上来了,问怎么回事,就听见站在山顶的熊耀虎说“情况在里面”。我和班长顺着坑道进了指挥所,我打开灯一看,只见值班的有线班长一脸惊慌紧张的样子,他在地上转着圈,并用手不停地拍打自己的裤子,嘴里还不时地发出惊恐的声音。他1.78米的个子,又是个74年的老兵,我问他出了什么事,他竟然紧张得说不出一句话。看看没什么事,我却猛然间想起了什么,就赶快回到自己的哨位上去了。山下传来了脚步声,我问口令,对方答“平”,问我回令,我答“安”,原来是营长、副营长带着通讯员上来了,他们每人提了一支冲锋枪,问我什么情况,我说“情况在上面”,他们就上去了。    
       事后才弄清楚,原来是一场虚惊。我们的指挥所是侦察、无线、有线、标图连在一起的坑道式作业。10.40分左右,有线班长和熊耀虎正在指挥所里说话,突然他们听到旁边侦察班的掩体里有“沙沙沙”的响声,他俩细听了一会儿,响声依然时断时续,联想到白天团里有关“特工队”的敌情通报,他俩一致认为有敌情。于是两人商量熊耀虎上指挥所顶上包抄,有线班长在坑道里应对。就在熊耀虎刚走出掩体时,有线班长就发出了惨叫声,而且指挥所里的灯也同时灭了。熊耀虎一看急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一梭子子弹向空中射去。            
      说出来笑话一桩,都是一只老鼠惹的祸。原来,我们的指挥所顶部是用一层包谷杆、一层圆木和土盖起来的。晚上,一只老鼠可能饿的慌,就在啃包谷杆而发出了响声。当熊耀虎刚走出掩体,有线班长悄悄往侦察班掩体窥望时,一只老鼠蹭的一下,刚好钻进了他的裤脚直往上爬。惊慌中他连喊带跳,拍打时无意中又碰到斜拉在桌角的电灯开关绳子。事情就这么简单这么巧。事后我想,这只仅仅是一只老鼠的恶作剧,如果真有越南特工队,还不定乱成什么样子呢。             
     第二天,团里对此事进行了严肃的通报批评。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